第百六百零八章 宣府边外(1/3)

作品:《顽贼

顽贼正文卷第六百零八章宣府边外蛮汉山脚下。

这块地方属元代的集宁路,即使到如今人们仍把这里称作集宁。

只不过如今没了集镇与城池,在大明的长城之外,这里就只剩下一道人元帅府的边界线。

在蛮汉山以西,是元帅府云中镇,也是漠南都督府和归化城的所在地;以东,则是粆图台吉管辖的雁门镇。

这个雁门镇,其实就是过去的察哈尔故地。

刘狮子划出的雁门镇,只有南界和西界,没有东界和北界。

西界是归化城东边的蛮汉山脚下的岱海;南界则是大明的宣大长城。

刘承宗的本意并不是让粆图台吉过来跟大明开战的,所以专门点明了南部边境是明长城。

至于东边和北边,不是刘承宗故意不画界限,而是刘承宗界限在哪,他没来过集宁。

但粆图台吉对这里可太熟悉了。

在他的潜意识里,认为这里现在满地都应该是过去背叛察哈尔的蒙古部落,看见察哈尔象征北元的龙旗,别人不会跟他沟通,要么转头就跑、要么扑上来就干。

粆图台吉这个雁门镇总兵官本来对这片土地有很拧巴的感情。

但过来才发现,物是人非啊。

那些背叛大汗的部落,基本上都在跟林丹汗的战争中被打个稀碎,过去有几千甚至上万青壮的强悍大部,如今都不过是只剩几千老弱的小部,有些部落甚至凑不出五百青壮。

倒是他们的领主,都成了后金的蒙古贝勒,跑到东边过日子了。

而那些没有背叛察哈尔大汗的部落更惨,随着贵族兵败身死,整个部落烟消云散。

这几年后金用兵捉襟见肘,在林丹汗决意西迁之后,黄台吉几次派遣偏师向漠南草原用兵,但实际上不敢大量收降察哈尔军兵。

人心的变化,总比环境要慢。

尽管北元说崩就崩,但在林丹汗死于青海之前,漠南蒙古人看待后金依然有巨大的心理优势。

这和卫拉特四部联军败于刘承宗之手有巨大差别。

以察哈尔部为核心漠南蒙古,实际上根本没有与后金进行决战的机会。

他们一直在和科尔沁、扎鲁特、巴林、奈曼、敖汉、哈剌慎、土默特等部作战。

刘承宗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上,会觉得林丹汗是受到后金威胁压迫,向西逃窜,落进自己的虎口之中。

而在林丹汗的角度上,他是一直想跟黄台吉掰掰腕子,但在此之前得平定内乱,最后发现内乱平定失败,一堆部落拖后腿,没法跟后金打,只能向西迁徙。

对忠于大汗的蒙古贵族来说更是如此,他们都不觉得后金可怕,只是觉得北元内部的乱臣贼子可恨。

他们这种心态,兵败投降的察哈尔部军兵,只有一个下场。

崇祯二年,武讷格率八旗蒙古左右营攻打察哈尔,降两千户,担心己方兵少控制不住降兵,怕他们反叛归明,遂饶了两个蒙古贵族,把男丁杀光,抢了八千妇女孩子回去。….

这也是普通蒙古兵在漠南大乱时,一波一波往明朝跑,能归附边将就归附边将,能投靠农民军头子就投靠农民军头子的原因。

雁门镇这个地方,基本上没剩下啥过去的蒙古大部落,只有些小贵族,依附于哈剌慎部,在边边角角的地方放牧。

靠近长城最好的牧地,则被明朝边境上那些明军种上了粮。

去年对明军来说是一场大胜,所以明军的胆子大得很,管你什么长城内外,能种的地都种上粮,不能种的地就都养上羊。

粆图台吉也不敢吭。

因为种地养羊的人叫付仁喜,现任宣府副总兵,本职

工作是负责张家口防务。

去年付仁喜在对抗后金的作战中大放异彩,升职为宣府副总兵,又在去年末陈兵‘对抗杨麒有功,入了总督杨嗣昌的眼。

杨嗣昌如今是宣、大、山西总督,为了平息叛乱,对内主张开矿招工以瓦解乱党、对外则安抚杨麒,不让漠南生变……付仁喜负责的就是后者。

不过实际上,因为付仁喜的存在,粆图台吉恨大明恨得牙根儿痒痒。

因为付仁喜的兵在张家口外满地跑,一边保护从山西招募的流民在口外开垦农田,一边四处招揽蒙古人,强壮的募为夷丁,瘦弱的就在口外给他的军队养羊。

没办法,作为杨麒圆圈贸易的重要一环,付仁喜可太有钱了。

可是对粆图台吉来说:那他妈都是我的人!

不过他可不敢跟付仁喜开战,毕竟付仁喜攥着他的粮呢。

而在雁门镇的东北,密云边外,则是粆图台吉同样惹不起的哈剌慎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顽贼 最新章节第百六百零八章 宣府边外,网址:https://www.254y.com/268/268617/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