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雕像

作品:《西游前面转

    “如果猛虎帮二少爷变成恶鬼真是这东西的原因……”

    宋思沉吟一番,想了想怎么也找不到头绪。

    又不是生化危机,一只蜜蜂把人变成恶鬼,这不扯淡吗?

    “把这具尸体烧掉,记得要烧的干干净净,一点渣都不能剩下。”

    宋思交代了一番,之后将蜜蜂的尸体捡起来,带着王启后兄弟二人离开了。

    ……

    月黑风高,星光稀微,周围死寂一片,甚至连点虫鸣蛙声都听不到。

    新县外面的官道上,一辆马车慢悠悠的走着。

    古代交通不发达,夜晚也没有灯光,走夜路不仅容易迷失方向,也经常会碰到危险。

    索性老马识途,驾车的又是在这条路上跑了几十年的老车夫,一路走来倒也相安无事。

    “喆哥,我有点害怕。”

    马车里面,一个女子靠在男人怀里面,娇弱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听说荒郊野岭的经常会有野兽出没,我们不会武功,又没有兵器傍身,若是碰到野狼……”

    “蓉妹别怕,马车上面都装了横刃,野狼要是敢上来绝对会被扎个肠穿肚烂。”

    被称为喆哥的男人将女子搂在怀里面,脸上突然间露出一丝贱笑。

    “其实在夜晚最可怕的并不是野兽……蓉妹你知道是什么吗?”

    “最可怕的不是野兽?那是什么?”

    女子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抹疑问之色。

    “其实在野外最可怕的……是鬼啊……”

    “啊!”

    男人话说完,立刻装出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把女子吓得放声尖叫。

    “哈哈哈……”

    “喆哥,你太讨厌了!老是吓唬人家!”

    女子娇嗔着的拍打了男人两下,腮帮子气鼓鼓的,嘴也撅起来了。

    这一男一女乃通州人士,女子名为宋蓉,乃是通州富商吕强的结发妻子。男人叫马喆,是富商吕强的管家。

    宋蓉跟吕强成亲多年,一直以来都表现的恩恩爱爱。然而谁曾想到,看上去贤良淑德的宋蓉竟然跟管家马喆暗中勾搭成奸,一边计划着谋夺吕强的财产,还想要谋害他的性命。

    索性吕强比较机警,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并开始暗中防范起来,没有给两人可趁之机。

    发现事情可能败露之后,宋蓉跟马喆卷走了吕强一部分财产,连夜乘坐马车向着外地逃窜。

    有了这笔财产,他们一对狗男女就可以无忧无虑的过完下辈子了。

    买几亩良田,生几个孽种,半辈子平平淡淡不也很好?

    只是可怜那吕强被带了绿帽子,还被抢了财产,最终虽然满心愤怒却无处申诉。

    想要抓人却如同捕风捉影一般,根本找不到线索。

    “喆哥,你说我们是要一个孩子呢还是要两个呢?我想要两个,他们可以一起做个伴,免得我们老了之后一个孩子太孤独。”

    宋蓉偎依在马喆怀里面,那副满是憧憬的模样像极了贤妻良母。

    “两个孩子怎么够?我们生他十个八个的,到时候两个去经商,两个去读书,剩下的都去参军。等他们发展起来了,我们不管是在朝堂还是军部都有人,一众兄弟姐妹相互扶持,迟早能够将家族发展成一个庞然大物。”

    “还十个八个的,你当我是猪啊!”

    宋蓉笑骂一声,脸上满是娇嗔的神色。

    “老爷,起雾了。马儿不肯往前走,也看不清楚道路。”

    就在两个人黏黏糊糊,快要在马车里面生他十个八个的时候,车夫突然间敲了敲车厢门。

    “起雾了?”

    听到车夫的话,马车掀开窗帘往外面去。

    果不其然,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隔着半尺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道路更是彻底隐没起来。

    “诶?那是什么?”

    恍惚之间,马喆好像看到有道黑影在大雾中出现,看上去像是个庙宇。

    “什么都没有啊!这里距离新县还有六七里,周围全都是杂草乱石,什么东西都没有。”

    车夫摇摇头,示意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往那边走,好像是个庙!”

    马喆指着迷雾中的方向,让车夫往那边靠近。

    “那边都是乱石跟灌木丛,往那边走的话很容易就会弄坏马车,甚至伤到马匹的脚掌。”

    车夫犹豫了一下,说道。

    “喆哥,听车夫的吧,他跑这条路跑了很多年了,说没有肯定没有的。”

    宋蓉扯了扯马喆的衣服,说道。

    “听我的,往那边走,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马喆态度十分强硬,非要往那边去。

    “那好吧!”

    马喆毕竟是他的主顾,不管如何既然说了那就听他的吧。

    车夫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希望别那么倒霉,要是把车弄坏了或者把马弄伤了,那才是麻烦。

    这边没有道路,满地都是碎石和杂草。

    马车轧在上面发出一连串“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是野兽在疯狂的咀嚼着什么东西,在这个漆黑的夜晚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嗯?好像真有东西?”

    走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车夫突然间停了下来。

    就见前方两块一丈高的嶙峋怪石巍然伫立,周围乱石成堆,杂草遍地,本该是一处荒野之地,却有一座城隍庙突兀的建在这里。

    “城隍庙?我半年没来,什么时候建了一座城隍庙?”

    车夫心里十分疑惑,看这座青石垒砌的城隍庙,怎么也不像是最近建起来的。仔细一瞅,反而像是饱经了几十年风吹雨打,熬过了岁月风霜。

    “喆哥,为什么我感觉这里阴气森森的……”

    看着眼前这座城隍庙,宋蓉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城隍庙供奉的城隍爷本来就是阴间的鬼吏,你感觉阴森很正常。不过阳间有阳间的制度,阴间也有阴间的律法。在人死之前,城隍爷是不会管活人的事情的。”

    马喆拍了拍宋蓉的肩膀,示意她放宽心,之后迈步往城隍庙中走了进去。

    青石垒砌的城隍庙在这个荒郊野岭中显得清冷无比,三个人进到里面下意识的四处打量着,而里面地情景也吓得几人浑身一抖。

    就见本该放着城隍爷雕像的基座上面,三个青面獠牙、面目狰狞的恶鬼眼漏凶光,仿佛要择人而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