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疯狂的天马

作品:《西游之我是六耳猕猴

    “有可能,但也未必。”

    如来佛祖摇了摇头,道“魔祖罗睺,嗜杀成性,倘若真的是他,定然不会饶你一命。”

    “依我看,或许是一个继承了罗睺修为的人,应是他的弟子,或者身份……”

    “我等眼下,应全力培养金蝉子,其余之事,暂且不理。”

    “既然他没有杀你的打算,想必也不会再来找你,此事无关紧要,不必再谈。”

    “佛祖……弟子……”听了如来的话,观音张了张小口,想要说紧箍咒的事情。

    “嗯?观音尊者还有何事?”

    如来闻言转过头,又问道。

    “没,弟子告退……”观音叹口气,缓缓施礼,退了出去。

    堂堂菩萨,使用紧箍咒降妖,不曾想妖魔没有降服,反倒被人家戴上了紧箍咒。

    观音本就脸皮薄,此事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如来见前者不再多言,便也没放在心上。

    一旁的普贤菩萨见到观音离开,也只好跟着退了出去。

    纵然心里窝着火,也只能忍,谁让佛祖不管呢?

    自己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翌日,清晨。

    孙铭在月宫打坐一夜,实力又有所精进,一看已经到了第二天,凡间也已经过了一年。

    乾坤袋里的虚灵鬼猿尸骸又可以拾取了。

    当即便操控着脑海中的系统拾取了起来。

    “叮!恭喜宿主,拾取成功,获得法术:坠星咒!”

    “坠星咒,操控星域陨石坠落,攻击敌人……”

    技能描述简单,但威力却是不小。

    至少在孙铭看来,已是极强的存在。

    操控域外陨石……

    想想都震撼。

    “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孙铭刚刚起身,准备找点事做之时,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孙铭推门走出房屋一看,只见那飞速跑来的正是玉兔。

    一旁,广寒宫主宫殿内,一席睡衣的嫦娥也推门走了出来。

    此时的嫦娥,松散着头发,轻轻揉着眼睛,细去弯柳的眉头紧皱着。

    大有一副刚刚被吵醒的睡美人模样。

    “什么事?为何慌慌张张的?”嫦娥好奇道。

    “不好了,弼马温逃到凡间去了。”玉兔一边焦急地说着,一边飞快地将广寒宫的大门锁上。

    “他去凡间就去凡间,大早晨的,你锁门干嘛?”

    孙铭也挠着头,打着哈欠道。

    尽管他打坐修炼了一夜,并不困倦,但嫦娥一打哈欠,却还是将他给传染了……

    “他可是你师弟啊!”玉兔锁好宫门,确认牢固后,这才松了口气,继续道“你难道不担心他吗?”

    “担心?担心有什么用?他想回凡间就回去呗。”

    “我现在好奇的是,你干嘛要锁门?”

    “孙悟空回凡间,你锁门干嘛?咱们和他也没什么仇怨,而且就算真的有仇,你锁门他还是可以飞进来的嘛!”

    “更何况他是去了凡间,又没来月宫,你防谁啊?”

    “哦哦哦,我差点忘记说了。”

    听了孙铭的话,玉兔猛然醒悟。

    “孙悟空在下凡之前,一棒打烂了御马监的马圈,所有的天马都朝着天河和广寒宫来了!”

    “什么?”

    孙铭和嫦娥闻言,顿时大吃一惊。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还未消散的困意顿时荡然无存。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破空而来。

    声音浩浩荡荡,绵绵不绝。

    不出片刻,一阵马蹄撞击声便传了过来。

    孙铭飞身跃起,向门外一看。

    足足数百头天马正疯狂地用踢子踢着广寒宫的大门以及四周的墙壁。

    不过片刻功夫,门上,墙上,便出现了些许破裂的痕迹。

    御马监的天马都是有灵性的神马,这些马想干啥?

    孙铭心中一阵惊讶。

    与此同时,另一侧,天河……

    岸边,天蓬元帅正扛着九齿钉耙,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巡视着河岸。

    经过昨晚的折腾,他却半点收获都没有,本打算继续盯梢,奈何巡视天河的时辰到了。

    总不能让侍卫一直代替自己吧。

    因此,他便亲自巡视起来。

    浓浓的困意笼罩脑海,天蓬元帅此刻眼前的景物,已是一阵模糊。

    “唉,没休息好,都出现幻觉了,等巡视完,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说着话,他突然止住身形,回头一看,顿时见到了不远处的万马奔腾场面。

    无数的天马蜂拥而至,马蹄声绵绵不绝。

    “难不成昨天被弼马温打出阴影了?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话说完,他竖起耳朵听了听,随即又嘟囔道“得,现在又开始幻听了……”

    说着,便没当回事,继续转过身,巡视起天河来。

    远处,无数天马疯狂地涌入天河河岸,更是有成群结队的天马朝着天蓬元帅冲了过去。

    后者此时正在悠哉的闲逛,哪里能和天马奔跑的速度相比?

    不出片刻,天马便已经冲到了天蓬元帅的身后。

    巨大的马蹄高高抬起,毫不留情地踩了下去。

    “咔吧!”

    “啊……”

    一声凄厉地惨叫声传来。

    第一匹天马毫不留情地踢倒了天蓬元帅,而紧随其后的无数天马,则是纷纷从其身上踩踏而过。

    一时间,天河地界内,惨叫声绵绵不断。

    广寒宫……

    眼看无数天马即将破门而入,孙铭纵身跃起,抬手一挥,无形的法力顿时从掌心内喷涌而出。

    简简单单的一招,顿时轰杀了书十头天马。

    随后,孙铭左手虚晃一下。

    九条三味真火龙顿时从掌心中冒了出来。

    九条火龙,相互攀织,交织缠绕,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罩。

    随后,孙铭剑指一挥。

    巨大的火罩顿时从空中落下,瞬间变将整座广寒宫罩住。

    那些闯进来的天马均是被纷纷烧死,而那些没闯进来的,则是被火罩的高温阻拦在外,不断地在四周盘旋。

    “哇,你好厉害啊!”

    看着头顶那不断盘旋的九条火龙,玉兔惊讶地张着小口,惊呼道。

    “你才知道啊!”孙铭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缓缓从空中降落了下来。

    “这火罩,不会烧到我们吗?”

    一旁,同样抬头看着被三味真火染红的天空,嫦娥有些担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