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舍命相救为何不敢正视内心

作品:《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

    “白茶----”一股温热从她的掌心传入,魔君更是抽走自己的手掌,那是被印满的血迹,白茶更是瞬间摇摇欲坠,嘴角带着血迹的模样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白茶---白茶----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貌似努力清醒的白茶却忍不住胃里翻涌的鲜血---

    魔君更是为她疗伤,芒草闯进来却欲要打断他却被三足乌拦住,她破口大骂,三足乌只得奋力捂住她的嘴巴,任由她狠狠咬住也不放手。

    “住口,本君难道不心疼吗?她何时受的伤,你们为何不告诉本君”

    “你还好意思问,若不是为了救你,小主又怎会受伤?你可知道那雪域灵芝都救不了你,是小主的心头血,你每日吃的丹药都是小主的心头血炼制,可你呢!你句心疼,你一句不知就可以抵消了吗?”

    “心头血?”魔君更是全身颤抖,心头血?颤抖的手更是---却不敢解开那层伤疤---

    白茶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忆闻声赶来却呼喊娘亲---

    “父神----父神----”

    现在好了,他们各个有情有义,舍命疗伤,我呢?我就是个笑话是不是,石楠不禁满脸冷笑,我一个小花神如何跟堂堂女帝争宠,再看看魔君,他本就对她念念不忘,携我一同前来不过是为了争风吃醋罢了。

    我就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小主---小主----你怎么样---”芒草满心着急:“都是因为你,小主才会受伤,都是因为你,就是因为你,都是你----”

    “芒草,君上也心疼啊”

    “你给我闭嘴!若不是因为他,小主怎会受伤”

    “快去仙池----快去仙池---”不知是石楠还是小仙娥叫唤了一句,魔君更是将她抱起,直奔仙池---

    仙池的水透过她的身体,那是一道触目惊心的伤,魔君恨不得杀了自己,明明眼前的这个女子如此在乎自己,竟连性命都不在乎了,可自己呢!矫情,还要一次一次试探她,焱皛,你好狠心呢!

    魔君更是不断捶打这自己,芒草更是大喝:“你够了吗?若是你伤了,小主又该心疼了”

    一时间,魔君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不过芒草的话还是令他幸福的。

    “茶儿---茶儿---你醒了”

    哇!一口鲜血吐在了仙池里,应着水更是一张惨白的脸。

    貌似白茶看到魔君更是一愣,只是魔君却泪流满面,他紧紧的拥住她,说着一些令人心动的话,虚弱的白茶竟推他不动。

    三足乌更是拉着芒草退下,也屏退了周围的小仙娥,就连忆也是捂住双眼,却从指缝里露出目光偷看。

    我是不是也该离开了,石楠更是满脸冷笑。

    魔君不知抱了她多久,久到白茶竟在他怀里睡去,貌似是太累了,自从魔君受伤,医圣研制丹药开始,她便也没有好好休息。

    加上心情郁闷不知不觉心痛难医---

    最伤她的便是魔君娶了石楠吧,虽然她不言语,可芒草看得出来,她更喜欢的便是自己独自呆着伤情罢了--

    你走时我乱了四季,我久病难医。

    要不这天族每天都是秋风瑟瑟,毫无生机。

    “娘亲,你醒了”白茶醒来却见忆守在身边,只是这屋子里更是满满的桃花香气,便问道:“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桃花”

    忆更是一脸神秘:“当然是有人去了妖族,恨不得将整个桃林搬来呢”话音刚落,只见魔君进来,白茶更是起身,心中忐忑,脑海回荡,貌似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为何会来这里。

    魔君更是放下手中的小碗,将靠背放在她身后,让她能舒服一点。

    “孩儿退下了”忆更是行扣头礼,白茶还未允许,他便跟魔君击掌像是密谋着什么。

    四目相对,是白茶有意躲闪:“石楠---石楠姑娘呢”

    她努力使得自己变得平静,语气平和,魔君却不看她,却回应道:“三足乌送她回去了”

    “嗯!”白茶点头,只是心痛袭来,使得她紧握拳头,貌似一提到石楠这里就会痛,痛的不明所以,魔君更是发现她的异样却还是将目光转向别处。

    “将它喝了吧,可以调养身体”

    “嗯!好”白茶更是起身,却见魔君端过来,一勺一勺吹凉了送到她嘴边。

    “我---我自己来”都是多大的人了,活了几万岁了,竟会觉得不好意思,耳朵的温热传来,唯恐惊动了那张脸。

    魔君不让,而是盯着她,只是盯着她,白茶却抵抗不了那红彤彤的速度---

    “你---”白茶更是接过他手里的碗,那是抢过,仰头一饮而尽。

    “苦吗?”

    “不---不苦”我究竟是怎么了,白茶啊白茶,你竟对他有所期望吗?

    “你为何要救我”魔君的声音有些冰冷

    “呃-----”原来如此,白茶更是微笑:“凭我俩的交情,救你不该吗?”

    “可久病难医,伤了那么久竟一点起色都没有”

    哪有那么快,还以为是割破了一点手指吗?不疼不痒就过去了

    “无妨!都不怎么疼了,你又何必如此呢!”

    “是吗?”魔君假装的冷静,只是那颗心早已跳出了嗓子眼,他比白茶紧张多了。

    明显感觉那张脸在靠近----

    忆更是躲在外面笑得不能自已。

    “小鬼,你笑什么呢”见他一脸不怀好意,芒草竟连他的名字都不叫了。

    “喂喂喂,你可不能看,不能看”

    “什么----我就看不得了”芒草更是将他一推,只是瞪大的眼睛合不拢嘴。

    “我就说嘛,你非不听”

    芒草更是捂住胸口,唯恐那颗心跳出来:“他们---他们----”

    忆点点头:“我就说嘛,我父神如此钟爱我的娘亲”

    “你个小鬼头,你叫魔君叫的如此亲热,若是龙翼知道了该多伤心,还父神父神呢”

    “在我心里我当然最是敬重龙翼父神了,你可别挑拨离间”

    “你个小鬼头----”

    “你是大鬼头----”忆更是冲着芒草扮鬼脸,一时间,桃花纷飞,乱了四季,到处荡漾着春风拂面,整个天族都变得生机勃勃了。

    若是魔君鞥一心一意守着白茶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芒草当然也希望他们能化解误会,长相厮守,虽然对于龙翼的事有些可惜,但----

    这世间哪有那般美好。

    只盼小主能打开心扉,接受魔君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