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为何如此执意 天玄明白我的心

作品:《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

    “小主----”白茶的目光透着镇定,只是轻轻一挥手,这把天玄早已被她收走,芒草有些呆愣,她也不是真的想要伤了石楠伤了魔君,只是气不过,此时白茶追来更是担心她的伤势,只是白茶示意她不要言语。

    “请魔君见谅”白茶更是示意芒草退下去,就连三足乌也跟着下去。

    “若不是芒草手提天玄长剑,怕是你不肯直视本君了是吗?”

    白茶将天玄收好,魔君见她还是这般宝贝天玄剑更是满脸冷笑,一丝法力更是从她手中抢夺了天玄,直视白茶一愣并没有过多言语。

    白茶,你可能多说一句,哪怕恨,哪怕欢喜,你给本君一个明义可好!

    “白茶----”石楠两个字刚出口,却被魔君突如其来一巴掌,顿时眼冒金星,差点站立不住,直视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惹到他了,没由来招了这巴掌。

    “放肆,白茶岂是你叫的”魔君的声音冰到极点,任由石楠眼泪哗哗落下,白茶也是一时惊心,却不好怎么安慰。

    “魔君又何必如此发脾气,白茶这两个字人人叫的,更何况石楠娘娘----”一阵轻咳袭来,使得白茶眉头紧皱,努力使得自己平静下来,魔君手里的天玄颤抖,他感受得到白茶的心思波动,不然天玄何故会有动作。

    “你受伤了?”

    “只是染了风寒”

    染了风寒?这天族整个气氛都是根于你的心情而定,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何染了风寒,魔君更是靠近她,石楠却是叫住他:“君上---”示意他这里是天族,要他顾忌体统。

    魔君更是锋利的盯着她一眼,吓得她赶紧回避眼神,白茶则说:“魔君跟石楠娘娘还是请回吧”

    “你就这般不待见本君吗?”

    “君上,女帝说的是,毕竟天魔两族有别,我们还是早早回去,免得多生事端”

    简直是讨人厌的女子,魔君却是和颜悦色的点头:“不错!好!就依了你也依了你”他的目光落在白茶身上,只是手里的天玄却没有要留下的意思。

    “焱----那天玄”

    “哦!这可是你的命根子”魔君一脸冷笑,左看右看却露出稀罕的表情:“真是一把不错的宝剑,本君竟有些喜欢了”

    “----”白茶知道他的心思,怕是这六界喜欢这把天玄的不在少数,那也只能远远的喜欢罢了。

    见魔君并没有要归还的意思,白茶也不便久待,更是出手抢夺,抢夺这次确实有失她的身份,应该叫物归原主罢了。

    见白茶动手,魔君倒也想跟她切磋切磋,若不是小仙娥依照白茶的命令拦截,芒草怕是早已冲进去了。

    “他们怎么还不出来”

    “你不用着急,没事,没事”

    “你就知道说没事,你知不知道小主有伤在身,若是他们打起来可怎么是好”

    “他们为什么要打起来”三足乌一头雾水:“女帝的伤如此严重吗?”

    “你废话,你到底有没有心啊,小主是为了----哎,算了算了,反正你们男人都是冷血无情,见一个爱一个,小主的心思岂是你们这些个凡夫俗子能懂的”

    见石楠也被赶出来,芒草更是问道:“他们呢!”着急的她就要进去却又被小仙娥赶出来,见石楠哭哭啼啼更是心烦:“你哭什么”

    石楠更是大哭,气的芒草直跺脚:“你到底哭什么”算了算了,哭吧,真是麻烦。

    枫叶随之异动,风月无情。

    “若你能从本君手里取走天玄----”

    白茶早已不在期待他后半句会说什么,是放弃还是成全还是追逐不舍,此刻她全都不期待,魔君有整个野岭坡的小花神,就算没有了石楠或许还会出现在另一个小苍兰,他身边从不缺女人---

    从他手里取走天玄是如此容易之事,知道什么叫心意相通吗?那是龙翼的命,白茶根本不会多费一丝心力便能让天玄复位。

    只是魔君的眼神里充满了坚毅:“你当真对我如此绝情”

    绝情的又岂是你我,是这六界的情爱,白茶更是笑而不语,只是那笑充满了冰冷,看不出一丝答案。

    谁的绝情伤了谁,我们就不要再纠缠,世间难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貌似妖族的桃花也来助兴,飘荡在整个天族,漫天花语像是魔君的心思。

    “我带石楠来见你,你竟连一个回应都不肯给我?”

    “魔君言重了,你娶谁为妻纳谁为妾都是魔族的事,我又岂能给你任何回应”

    “白茶---难道你”

    “焱皛----”情到深处便只有放手了,白茶一丝法力延伸,天玄在魔君的手里颤动,像是受到了召唤,只是魔君死死的握住天玄,任由它终其震动就是不松手。

    “你若不放手,定会被剑气所伤,何必呢?”

    “----”他尝试过无数次,爱一个人就要放她自由,也告诫过自己无数次,只要是爱,就要任由她冰冷,可是他一见到她就开始沉沦了,想好要冰冷的心就被彻底解封了一样。

    他不得不再一次被她迷住,这就是缘分,不可磨灭的缘分。若没有你,我会死---

    情之入骨,万念都是你。

    “放手啊”

    “不放---不放---就是不放”魔君更是一脸执意。

    白茶怎么忍心在让他受伤呢,那颗心早已被她虐了千百遍,没有一处是好地方,好不容易自己从生死边缘让他重受温度,又怎么忍心让他再次昏迷呢!

    就算不可怜他也要可怜自己的心头血吧。

    白茶更是傻笑,法力收回,天玄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局势。

    “焱皛,你个大混蛋,你伤的小主,老娘跟你拼命”芒草的声音闯过他们的耳朵,白茶只留给他一丝微笑。

    天玄是一把锋利的灵器,召必回,只是它感受到白茶要放弃它更是拼命挣脱魔君的手,锋利的刃更是划伤了他的手掌。

    那是最难愈合的伤口。

    白茶更是一惊,天玄却不偏不倚落到她的手上,发出寒寒的光束。

    “你---你---”

    那是像炸开的烟花一样,蔓延着艳红的长丝,在他掌心开出了一朵花儿。

    魔君更是冷笑:“我终究是敌不过他了”

    “焱皛----”

    只见魔君转身就走,带着落寞的眼神和又一次被伤痛的心,白茶更是抽出天玄在自己手掌一割,她将鲜血握在掌心,这一只手轻轻握住他的手,彼此的温度传遍全身。

    魔君看的很清楚,那是一双爱笑的眼睛,天玄在他们头顶盘旋了良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