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他们是兄妹

作品:《戏精每天都在作死

    “可是——”月倾颜握紧拳头,还是没把她跟帝君庭的关系公之于众。

    “怎么了吗?”帝夫人一扫她脸上的忧郁,关心道:“你好像对这个身份很抵触。”

    月倾颜:岂止不是抵触,她喜闻乐见啊!

    可问题是,月妈妈为什么跟帝夫人说的大相径庭,那她到底是宫老爷的女儿还是帝老爷的女儿?

    月倾颜郁结缠绕心头,神烦!

    “当年我妈妈除了跟宫老爷有暧昧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男人?”

    “你妈妈虽然当初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可她对宫老爷的心却是忠贞不渝,你怎么能怀疑她一颗赤城衷心!”

    月倾颜不管不顾,疯狂地想寻一个结果:“我妈跟您同在帝氏工作,她跟帝老爷关系如何?”

    帝夫人藏于被下的手腕攥紧:“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她跟宫老爷有关联吗么?”

    “没有关系!”帝夫人面目肃冷:“就算有联系,也是因为我的原因,我当时求他帮我寻找过她,所以——”

    “我要问的是私交!”

    “没有,他们没有关系!”

    “.......”这么激动!

    月倾颜:“我先下去了!妈,您好好休息!”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就不信,就算披荆斩棘也不会轻言放弃。

    *

    月妈妈回到宫家,像被人抽取了肋骨,每走一步都耗费力气。

    “月妈妈您回来啦!”

    “这月妈妈怎么不太对劲?”

    “好像——”

    “嘘,不雅胡言乱语,大少爷对月妈妈看重要加。”

    “......”

    “哎,月妈妈晕倒了!”

    场面一片混乱,嘈杂的脚步声争先恐后响起。

    书房的门被敲开。

    “大少爷!”

    “怎么了?”男人从法式办公桌后抬起身。

    妖俊的男人仿佛从画册中走出来一样。

    “月妈妈昏倒了!”

    宫千绝动作风平浪静:“叫医生了没有?”

    “二小姐不——不让叫医生!”

    “宫熏儿!”宫千绝唇侧开裂开,眼瞳一抹猩红消化溶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叫医生?”

    佣人吓得一个趔趄,心境鼓噪地跑了!

    月妈妈病得不重,气急攻心,喝点舒缓液就醒了。

    “月妈妈,您终于醒啦!”

    “快去通知大少爷!”

    “大少爷!”门口传来恭敬声。

    宫千绝尊贵不凡,高大的身躯混杂在小空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大少爷!”月妈妈惶恐,撑着床沿爬起来。

    “月妈妈不用客气。”宫千绝声线华丽,不透一丝杂质,听起来很舒服。

    立刻有人扶着月妈妈坐下,并在她身后垫了大枕头。

    “你们都下去吧,我有话更月妈妈单独说!”

    月妈妈拘谨难耐,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大少爷,您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来看我一介佣人。”承受不起啊!

    宫千绝拖曳着嗓音温浅:“您是倾颜的妈妈,等同于我的半个母亲,你生病我来看你,是应该的。”

    “大少爷,我不值得你这样。倾颜,她......”月倾颜老泪纵横:“她也不值得你这么做?她现在忘记一切,已经把跟你的一切都抛之脑后,是她对不起你,你还愿意接纳她,我真的——真的无地自容。”

    “月妈妈,我爱倾颜,所以,没什么值不值得,只要看到她快乐幸福,等同我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