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过关

作品:《神道飞仙

    <!---->

    好累,真的好累。

    夏沐已经记不清自己打出了多少拳,又挨了多少拳,在朱厌傀儡的攻击下艰难的支撑着。

    大成的万劫不灭体不灭体很强,可也禁不住这般永无止境的消耗,夏沐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变得迟缓,就连神魂思维也运转得有些不灵光了。

    “砰!”

    朱厌傀儡一拳轰来,仓促间夏沐只来得及抬起双拳交叉在身前抵挡,随后整个人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轰飞。

    如今他的身体力量早就已经完全消耗到了极限,而朱厌傀儡实力之强,已经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击败的了,甚至夏沐隐隐嗅到了一丝落败的危机。

    可是他不甘心,不愿轻易放弃。

    尤其是看到蓬莱圣女大发神威,力压敖烈龙主的场面,就更坚定了他心中必须要得到那准至强者大道长河的决心。

    自从突破不死境后,夏沐一路高歌猛进,一直在越阶挑战,实力远超同辈,从未遇到过同辈中有比自己强那么多的。

    蓬莱圣女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实力远超他的同辈,大家同为轮回境巅峰,夏沐自问无法力压敖烈龙主,哪怕借助万界塔之力也不行,但蓬莱圣女做到了,这激起了夏沐的好胜之心。

    所以此刻即便肉身力量已经消耗到了极限,甚至神魂都隐隐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可夏沐还在硬撑着,只是硬撑的结果便是他又连续挨了朱厌傀儡几拳。

    “呼!”就在此时,远处的虚空中火光一闪,又一尊朱厌傀儡凝聚出来,气息之强,比起夏沐眼前这头还要更为厉害。

    “车轮战加群战?”夏沐一瞪眼,猜测或许是自己没在规定时间内击败眼前这尊朱厌傀儡,故此时间一到,第二尊朱厌傀儡便降临了。

    只是,这和之前九州鼎告诉他的挑战规则似乎不一样啊!

    夏沐有心询问,可九州鼎从武祖出现后就没有任何回应,仿佛真的成了一件普通的装饰品,依附在夏沐发丝间。

    周围,拳影交织,面对两头朱厌傀儡的攻击,夏沐只能被动防守挨打,他的消耗太大了,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多的时候是在借力打力,甚至到最后连借力打力都做不到了,只能依靠身法去闪躲,闪不掉的攻击就只能用身体去硬抗,一时间,夏沐身上接连出现伤势,有爪痕,有拳印,身上满是血迹。

    “砰!”

    夏沐的身体再一次被击飞,而且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在击飞的瞬间,他的身体也因为消耗过大出现了一瞬间的麻痹。

    轰!

    时空被撕裂开,一头朱厌傀儡出现在身体倒飞而开的夏沐上方,巨大的拳头毫不留情的朝夏沐的脑袋砸去。

    拳未至,恐怖的拳风便在夏沐脸上刮出了道道浅浅的血痕。

    “要结束了么……”

    夏沐苦笑,身体被麻痹,他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闪躲和防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巨大的拳头砸下。

    这一刻,哪怕他心有不甘,可也不得不接受现实,这次挑战,他失败了……

    呼!

    就在这时,冥冥中一股规则降临,令两头朱厌傀儡的动作瞬间一僵,随后两头朱厌傀儡便化为青烟散去。

    砰!

    紧接着夏沐的身体便重重的摔落在了战台上,他愣愣的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武祖,不明所以。

    “你过关了!”武祖微笑着看向夏沐,接着解释道:“我稍微改变了一下挑战规则,只要你能在朱厌的攻击下支撑超过四个时辰便算你通过,你很不错,竟然支撑了五个时辰,超出了我的预估。”

    夏沐闻言一愣,随后心中一阵苦笑,感情自己早就通过了挑战,只是那武祖想要看看自己的极限所在,才一直没有宣布结果。

    “好了,既然你通过了挑战,那便是有资格选择一件宝物。”武祖大手一挥,原本悬浮在天穹乌云中的三件宝物同时出现在了夏沐身前:“这三件宝物单就价值来说相差无几,你选一个吧。”

    “晚辈明白。”夏沐点头,随后毫不犹豫的伸出抓住那滴漆黑如墨的水滴。

    看到夏沐的选择,武祖面无表情道:“这条黑暗长河是我昔日斩杀一名敌手所得,虽然他已经陨落了,可这条大道长河毕竟是准至强者级别的,你要想炼化吞噬的话最好还是小心点,别被其中的黑暗本源侵蚀了。”

    说完,武祖也不待夏沐回答,身形便凭空消失离开了。

    “果然是黑暗长河……”武祖刚一消失,始终没有开口的九州鼎立刻说话了。

    “你当年是不是得罪了武祖,不然怎么他一来你就装死?”夏沐淡淡问道。

    闻言九州鼎立刻开口辩解道:“你说得罪就严重了,我当年也不过就是偷吃了他珍藏的几块仙金而已,以武祖的地位,怎么会跟我一个器灵计较呢?”

    “是么!”夏沐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以他这段时间对九州鼎的了解,这货的性格和马萨斯有些类似。

    想起马萨斯,夏沐也是不禁眉头一皱。当年他离开第三混沌海前往第二混沌海时,将马萨斯留在了桃园境交给妙善代为照顾,不过后来妙善一次外出归来后却是发现马萨斯已经离开了桃园境。

    期间,妙善也曾尝试推算过马萨斯的下落,不过却被一股强大的因果之力给打断了,冥冥中有强者出手干预,令妙善无法推算出马萨斯的下落。

    不过对于马萨斯的消失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至少以妙善对命运大道的理解,能出手干预打断她推演的,十有**便是准至强者,至于对方是出于何意将马萨斯带走,那就不得而知了。

    “喂,你发什么愣?”就在这时,九州鼎的声音在夏沐耳边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闻言夏沐这才回过神来道:“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现在已经得到了黑暗长河,是不是可以出发前往禹王墓了。”九州鼎没好气道,他已经等了数百年,心中早就不耐烦了。

    “不急,等我炼化了这条黑暗长河再说。”夏沐摇头,不过看到九州鼎一副要爆发的样子立刻补充道:“放心,无论最后我是否能凝聚出万古轮回最强道河,只要炼化完这条黑暗长河我就动身,决不食言。”

    闻言,九州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