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密谈

作品:《神道飞仙

    七色地狱七狱在北海十八座修仙重城都各自设立有分会,其中青庸城便是水狱分会,而金狱分会则是位于青庸城东边约莫亿万里外的落月城。

    此刻,落月城的分会内,一座布满压抑气氛的议事大殿中,金狱一脉的落月城分会会长大刀阔斧的坐在了首位上,而在其下两侧,也都坐满了金狱一脉的不逝世境和永生境修士,年纪固然不一,但一个个皆气味雄壮,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杀气,显然都是白银级以上的杀手。

    而除了金狱一脉的人以外,在这大殿内还坐着一些并不属于金狱一脉的修士,此时若是有人认出他们,定然会惊奇得长大了嘴巴,由于这些人竟然都是人族各方权势在落月城的主事之人,他们每一个所代表的,都是拥有永恒级圣人坐镇的大权势,实力不俗,其中十几名主事人本身还是帝尊巅峰。

    这些人在落月城的地位可谓是非常高,一言一行都完整可以影响到落月城的正常运转,如今他们凑集在此地,很难不让人好奇到底是由于何事。

    “各位,本日邀请诸位到来,是在下有一件事盼看能够得到各位的援助。”金狱分会会长金烈看着坐在下首的数十名各方权势主事人,语气微沉道。

    金狱狱主分身被击杀之事才刚刚产生,目前消息尚未传到落月城这边,若不是落月城分会这边与金煌生命相干的长明灯熄灭,金烈如今尚还被蒙在谷里,他固然不明确金狱狱主分身产生了什么事,但金煌的长明灯熄灭,就代表金煌已经身逝世,而金煌身边有金狱狱主分身掩护,若想将金煌击杀,那势必是要先解决金狱狱主分身的。

    故而不论如何推测,金狱狱主的分身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故而金烈不敢心存一点侥幸,第一时间就召集来各方权势在落月城的主事人,并暗中封闭消息,尽量拖延咒骂山脉消息传到落月城的速度。

    “呵呵,金烈,我等和你也有数千年的交情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等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就是,只要力所能及,信任在座诸位都不会推辞的。”金烈的话音刚落,坐在下面的一名身材雄壮的中年男子就一脸微笑的说道。

    “哼,黑山,你要帮忙是你自己的事,但是我等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下属,竟要你来帮我们做决定?”就在这时,坐在黑山对面的黑袍修士冷哼一声的说道。

    他的话固然不进耳,但是却代表了大殿内在座诸位的心声,他们连什么事情都没有弄清,自然不可能直接就开口答应帮忙的,也就是那黑山所代表的权势和金狱一脉走得近才敢尽不迟疑的答应,但这可不代表他们也会答应帮忙的。

    继黑袍修士之后,其他十几人也纷纷表态,言明必需要先听完金烈所求何事以及开出的价码,再决定帮不帮这个忙。

    听着这些话,金烈固然心中不愉,但面上还是硬挤出一丝笑脸的道:“诸位,你们可还曾记得数年前由我狱的金煌帝尊出手,灭杀咒骂山脉一个寨子的事情?”

    闻言,下面的十几人相互对视一眼,一个个脸色都变得有些奇怪起来,这件事情他们当年也有所耳闻,金煌帝尊亲身出手对付一个连永生境都没有的寨子,在当时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不解,现在看来,那个寨子显然是不简略,不过众人心中固然明确,但却并未说话,静静的等候金烈的下文。

    眼力环视一周,金烈眼底露出一丝哀哀的脸色:“半个月前我狱收到消息,说有人正在打探那个寨子的消息,本着斩草除根的想法,金煌帝尊便立即赶往了咒骂山脉,一开端什么意外都没有产生,然而就在前不久,金煌帝尊的长明灯却是忽然熄灭了。”

    说到后面,金烈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无尽的哀意,对于金煌帝尊的陨落,他也是感到莫名其妙,但事情已经产生,他就必需要做好万全的筹备了,万一对方真的找上门来呢?

    “金烈,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金煌帝尊的实力我等可是一清二楚的,就算是寻常的永恒境圣人出手也根本杀不了他,他怎么可能会逝世在咒骂山脉,难不成是咒骂山脉的禁忌存在出手了?”那名黑袍修士惊道。

    其他人固然没有说话,但却也被金烈放出的这个消息给吓到了,金煌帝尊是谁?金狱十大最强杀王之一,曾暗害过永恒圣人的存在,这样人居然说逝世就逝世了,任谁听到都会感到不可思议,想下意识的否定,但是这话却又是出自落月城金狱分会会长金烈之口,那基础就是事实了,毕竟金烈完整没有理由在这点上诱骗他们。

    “诸位,实不相瞒,到现在我也不明确金煌他到底是怎么陨落的,但据我猜测,此事应当和咒骂山脉的那位没有任何关系,毕竟它若是和那个寨子有什么关系,早在数年前金煌动手除往那个寨子时就应当出手禁止,而不是等到现在才出手,故而我感到杀逝世金煌的,另有其人!”金烈摇头道。

    闻言,坐在下方的各方权势的主事人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起来,金烈所说的基础上和他们心中推测的成果相差无几,对于金煌的逝世,他们固然感到惊奇,但现在更关心的是到底是何人出手击杀的金煌。

    能够击杀金煌的,多半是一名永恒圣人,而且还是永恒境中极强的存在,此人若是来落月城寻仇,那落月城金狱分会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到了现在,他们多少也猜到金烈所求为何事了,但是谁都不敢随便开口,毕竟敌人太过神秘与壮大,能不能帮,该怎么帮,付出与获得是否值得,这些都是他们需要往衡量的东西,一个不好,很可能会随着落月城金狱分会一起走向末日。

    虽说中古金狱一脉实力极强,但远水解不了近火,敌人随时都有可能杀上门来,这个时候指看金狱一脉的永恒圣人能够从中古大陆赶来是不现实的。

    沉默片刻后,安静终于被一名老者打破了:“金烈,能够杀逝世金煌让他连逃命也做不到的,至少也需要永恒五重天以上的修为吧?”

    闻言金烈微微点头,而后思索了一会,道:“以金煌的实力,若要想让他连逃都逃不掉,永恒境五重天的修为是最低的了。”

    他并没有将金狱狱主分身的事情说出来,由于他知晓一旦说出来了,那么不管他开出何等代价,眼前这些人都不可能会答应帮他挡住那位随时可能降临的神秘永恒圣人的。

    “金烈,你这次想邀请我们帮的忙,不会是想集合我们众人之力帮你挡下这位神秘永恒圣人吧?”一名相貌普通的********开口说道。

    “不错,但我本日邀各位来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若是那位神秘永恒圣人不来还好,若是来了,那就要劳烦在座诸位了。”金烈点了点头,而后持续说道:“当然,我等并不需要与这位神秘永恒圣人正面交手,只需要利用分会内的阵法禁制拖延出足够多的时间便可,毕竟我事先已经传信给狱主了,援军就在路上,只要我等拖延出足够多的时间,那么此次危机便算是解除了。”

    “嗯,这样看来的话,我等也不是不可以出手帮你度过这一次危机,但是这报酬……”黑袍修士微微颌首,语气微顿的拉长了道。

    “呵呵,安道友放心,报酬我早已筹备好,诸位不妨先过过目。”坐在上首的金烈呵呵一笑,手掌一挥,十数枚乾坤戒便飞落到了各大权势主事人的眼前。

    不过就在众人正忙着查看乾坤戒内的宝物时,落月城金狱分会的大门前,两名不速之客却悄无声息的涌现了,一身蓝色宫装的龙葵和一身白衣的夏沐凭空涌现在金狱分会外,龙葵在前,夏沐则稍稍落后其半步。

    看着眼前这片琼楼玉宇,夏沐平庸的眼神中闪现过一丝惊奇,和青庸城水狱分会不同,落月城金狱分会修建得倒是极为的华丽堂皇,一点也看不出此地乃是混沌古界第一杀手权势的分会,倒像是凡俗皇亲国戚的府邸一般。

    落月城金狱分会的大门乃是用一种极为稀有的后天极品晶石打造的,上面雕刻着各种混沌级凶兽,看起来豪华而不失威猛,从外面看能够看到里面的一些风景,认真是小桥流水,别有洞天。

    而在门口处,则分辨站立着八名永生境的守卫,目露精芒的扫视着四周的一切,故而当夏沐和龙葵凭空涌现在金狱分会大门前时,立即就引起了这八名永生境守卫的注意和警惕,其中一人更是冷喝道:“站住,此地乃是落月城金狱分会,你们想干什么?”

    眼力冷冽的扫视了一眼这八名守卫,龙葵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不巧,找的就是这个处所,我是来杀人纵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