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徒步登山

作品:《神道飞仙

    阴幽山脉,裂天峡谷外,夏沐七人再一次重逢,相互之间不胜唏嘘,不过当夏沐看向弓箭师时,目中异色却是一闪而逝。

    若是他没有感到错的话,眼前这弓箭师给他的感到和三日前分辨时似略有不同,但若让他真说出到底有何不同,一时间却又无法具体说出,毕竟他对这弓箭师并不是很懂得,故而也不是很断定此种感到是否仅只是自己的错觉。

    如此一想,夏沐不由得下意识的看向了人偶师,成果却创造人偶师和药师恰巧也朝其看了过来,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不留痕迹的微微点了点头。

    “人偶师,听你刚刚的语气,那真珑仙府难道就暗躲在这裂天峡谷之中了?”一阵冷暄过后,弓箭师忽然开口问道。

    “不错,当初我就是根据手中的仙府之钥的感应一路寻找至此,终极在这裂天峡谷内找到了真珑仙君当年暗躲于此的真珑仙府。前段时间我还曾孤身来过此地一次,并在四周布下了一些警惕阵法,所以我很断定在这段时间内并未有其他人创造此处,不过由于真珑仙府外府存在着诸多阵法禁制,我一人无力全部破除,故而此行还要仰仗诸位一同联手破阵。”人偶师拱了拱手的如此说道。

    “呵呵,我等此行来此正是为了助你一齐破阵,人偶师无需如此客气。”弓箭师摆了摆手,随即眼力环伺了一眼众人,说道:“事不宜迟,我等这便进进裂天峡谷中,助人偶师破阵吧!”

    说着,弓箭师又眼力一转的看向了人偶师,道:“还请人偶师你在前边带路。”

    “这是自然。”人偶师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脸,冲在座诸人点了点头。

    随后只见他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裂天峡谷的进口飞奔而往,弓箭师紧随其后,夏沐等人自然也急忙跟了上往。

    到了此地,已经没有了隐匿行踪的必要,一行人全力飞奔,很快便深进到了裂天峡谷深处。

    裂天峡谷内部地势十分复杂,一条条宏大而狰狞的山体裂缝贯穿全部峡谷,这些宏大的山体裂缝相互交错在一起,使得裂天峡谷内各种大小的通道分支无数,若是没有特别的识路手段,即便是不逝世境修士,也会慢慢迷失在其中,最中转来转往又转回到了裂天峡谷的进口。

    故而裂天峡谷又有着迷鬼谷之称,意思是连鬼物进到其中,也会由于其中错综复杂的地势而迷失方向。

    夏沐六人随着人偶师在其中穿行,灵力波动扩散开,自然引起了裂天峡谷内低阶鬼物的注意,不过这些鬼物在感应到他们身上散发而出的壮大灵压时,一个个都吓得四散逃逸开来,根本不敢接近。

    如此一来,一行七人在经过近半日的长途跋涉后,终于来到了裂天峡谷最深处的一面尽壁前。

    寻凡人若是看到此尽壁,第一时间尽对会认为自己走错了路,直接返身而回。

    可据人偶师所说,那真珑仙府便暗躲在这片尽壁内的一处秘境中,而外人要想进进那处秘境,则必需要凭借仙府之钥打开空间通道才行。

    蓝本夏沐等人认为人偶师口中的秘境,应当是在此尽壁内部另外开凿出的另外一番天地,成果当人偶师打开通道,众人真正进进其中时,才创造一切都想错了。

    这是一方暗躲于尽壁中的独立小世界,很广袤,一看无垠,说是一方真正的世界也不为过,由于当中生命气味很浓郁,各种飞虫走兽不曾缺乏,更有山川大泽遍布,说是小世界,可真正深进进往,夏沐感到像是来到了一个丝尽不比苍云界小多少的世界。

    很显然,这方小世界便是真珑仙君所孕育的世界,并不曾随着其陨落而衰败,而是被暗躲于此,守护着其仙府,若是没有对应的仙钥,哪怕是永恒圣人也休想创造此地的存在。

    夏沐取出一枚传信灵符试了一下,创造其被一股规矩限制住了,无法与外界沟通,这意味着此界还很牢固,空间障壁足够厚实,隔尽了此灵符蓝本的传信之能。

    当然,这只是他进进这方秘境后的一个小插曲。

    收起传信灵符后,夏沐六人随着人偶师在秘境中一路穿行,按照那枚仙府之钥的指引,终于到了目标地,一座万丈高峰直进云天,气势恢宏,山脚下的石碑上赫然刻写着两个大字:真珑。

    这座山很诡异,由于不走进其百丈领域内,外人根本无法察觉到其存在,甚至若是没有那枚仙府之钥,哪怕身在其百丈领域内,也看不到,更别提触碰了,可以直接从其所在的地位一穿而过,仿佛此山存在于另一个维度之中似得。

    只有持有仙府之钥的人才有资格踏进其中。

    这让众人相当惊奇,此山到底是在此秘境中,还是在秘境之外,假如不在,为何又能够凭借仙府之钥踏进其中?

    很显然,这样高深与玄奥的隐秘人偶师也无法答复上来。

    “登临此山,便可以看到真珑仙君留下的真珑仙府了。”看着眼前若虚若实的万丈高山,人偶师如此说道,而后他话锋一转的提示道:“对了,此山存在一股重力禁制,会根据踏进者修为的不同施加不同层次的重力,诸位还请警惕。”

    之后七人便开端沿着山道的阶梯开端登山,山道很大,完整可以容纳七人并排而行,夏沐才踏上第一层阶梯,便感到到肩膀一沉,感受到了一种宏大的压力,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他的背上,让他肩头一沉,而其他人的情况也是如此,甚至还稍有不如,尤其是绸缎师,虽说还没有被逼迫到施展灵术抵挡的地步,但也有些举步维艰。

    倒是人偶师一脸的轻松,其木偶般的身躯看起来固然也变得沉重了很多,但或许是由于其曾经已经走过一次的关系,这第二次走起来,却就是有了一些经验和心得。

    收回眼力,夏沐也开端缓缓地沿着山道向上攀登,一步又一步,固然缓慢,但却坚定,而那股无形的压力始终伴随在其周身,并且随着其不断前进,那股压力也在随之加强着,才走过数十阶而已,夏沐所遭遇的压力已经狂涨到了初始时的三倍不止。

    短短的几十级阶梯,他就走得有些气喘吁吁,有一种疲劳感油然而生,而其他人就更不堪了,肉身最弱的绸缎师甚至已经有些汗流浃背,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选择展开灵术抵挡,似是想通过此种方法锤炼己身。

    而其他人亦是如此,哪怕再艰巨,也并没有展开灵术加持己身,由于众人早已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明确这样能够锤炼肉身的机会并未几,故此都想借此机会逼迫出肉身的潜力,希冀能因此而取得进步。

    不过有这样的心思固然是好事,但是当踏上第一千级阶梯,压力加强到约莫百倍之时,绸缎师终于第一个撑不住的被迫施展灵术抵挡了,而弓箭师、画师和药师三人也分辨在第一千五百级阶梯、第两千三百级阶梯和第三千五百级阶梯处被迫施展出灵术加持己身。

    目前没有施展灵术,单凭肉身走上三千五百级阶梯的,就只剩下夏沐、人偶师和铁匠师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当踏上五千六百级阶梯时,铁匠师终于是撑不住的展开了灵术加持己身,而人偶师则支撑得更久一些,在踏上第七千三百级阶梯时,才被迫展开了灵术。

    “夏小哥加油,现在就差你一个了。”施展出灵术后,绸缎师看起来要轻松得很多,尽管其体表的灵力护罩在壮大压力的作用下已经极度扭曲,但其面上却丝毫也看不出一丝紧张之色,似对其护体灵力极为自负的样子。

    而其他人的情况也大都如此,直接施展出灵术将自身与那股压力隔尽开。

    唯独夏沐这里,还在完整凭借着肉身之力硬抗那股压力。

    此时的他在那股宏大压力的压迫下,已经渐渐产生了一种几欲吐血之感,身躯也仿佛被禁锢住了一般,难以转动一下,举步维艰。

    据人偶师所言,此山道共有台阶一万三千三百三十三级,他们此刻间隔登顶尚还有近乎一半的间隔,很难想象当众人走到尽头时,要遭遇的压力又会是如何的可怕。

    没有人认为夏沐会成功,就算是夏沐自己,也并不感到能够单凭肉身便可登顶,他现在只是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尽己所能,至于能走多远,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此时的他即便是听到绸缎师的调笑,也无法做出回应,由于他连张口的气力也没有了,嘴角在这股压力的压迫下开端淌血。

    第七千三百零一级台阶,第七千三百零二级台阶,第七千三百零三级台阶,他一步步踩了上往。

    到了最后,夏沐不得不运转无名煅体灵决,将肉身之力催化到最大,全力以赴。

    即便是这样他也有些举步维艰,如同蜗牛般一点点的登上往。

    在这个过程中,人偶师六人始终伴随在其身侧,没有加速也没有催促,就连绸缎师眼力中蓝本的调笑也慢慢转变为了一丝凝重。

    尽管夏沐此刻的身形有些摇摇欲坠,可其步伐依旧在不断的向上攀登着,第八千级台阶、第九千级台阶,第一万级台阶……

    “噼啪!”

    当踏上第一万级台阶时,夏沐的体内却陡然传来一阵筋骨断裂之声,让人偶师等人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