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智灭傀儡

作品:《神道飞仙

    心念一动,夏沐的体表骤然浮现出一副残破的玄色铁甲,其表面看起来灰扑扑的,且坑坑洼洼,黯淡无光,但是当那四道灵力光柱轰击在其上时,却是被硬生生的挡住了大半威力,剩余的小部分威力固然依旧强横,但却也被夏沐凭借肉身扛了下来。

    “厉害!”

    夏沐心中暗赞一声,这残破的玄色铁甲名为“黑铁神甲”,与那青色锁链、赤金之瞳一样,是夏沐从星空仙朝宝躲中选出的五件灵宝之一。

    此神甲来历不明,但却是那五件灵宝中品级最高的两件之一,已经达到了后天上品灵宝层次,这还是在神甲受损的情况下,若神甲完好无损,夏沐估计这黑铁神甲至少也是后天极品层次的灵宝,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可能位列先天。

    不过夏沐固然凭借黑铁神甲硬生生扛下了那四道灵力光柱,看似轻描淡写,但实则也不是完整没事,此时体内气血正浮动得厉害。

    毕竟那四道灵力光柱的威力,几乎已经接近五行境初期修士的随手一击了。

    而趁着夏沐抵挡灵力光柱的片刻工夫,那四具五行傀儡中的水行傀儡已经逼近到夏沐身前,其手臂一个含混,立即化为一道残影的紧握拳头朝夏沐轰来,带起的拳风刺破空气,在虚空中响起一阵尖锐的厉啸。

    夏沐的反响也是极快,立即压抑住体内浮动的气血,同时脚下太虚云步展开,立即身形一个扭动,以毫发之距的避让开了水行傀儡这一拳,随后夏沐右拳之上蓝炎暴涨,当下便是一拳狠狠的朝那水行傀儡头部捣往。

    但只听“哆”的一声,成果让夏沐意想不到的事情产生了,那水行傀儡竟将头颅缩进了其体内,以此来避开夏沐这一拳,其机动自如的状态,完整不是此前夏沐损坏的那六具傀儡所能比较的。

    “难道这水行傀儡认真具备了水的特征,可以机动自如的变幻?”一击不中,夏沐心中确实有些惊奇,但还未等他思考完整,三道灵力光柱又是电射而至,使得夏沐不得不立即催动背后的神圣灵羽闪避开来。

    就这样,夏沐和那四具五行傀儡且战且退,渐渐将战圈与真傀老祖的间隔拉开到了近百丈。

    “差未几了,百丈间隔,就算他及时反响过来,也不可能立即赶来。”将间隔拉开到了近百丈之后,夏沐不经意的瞟了真傀老祖一眼。

    说到底,他最忌惮的还是那五行傀儡阵,此阵以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傀儡联合布下,一旦布成,可在必定程度上借用到天地五行之力,使得此阵威力愈甚。

    历史上,曾有一实力达到帝尊之境的傀儡大师利用五具五行帝尊傀儡,硬生生将一尊永恒圣人灭杀,据说那帝尊傀儡师布下的五行傀儡阵威力全开之下,竟可以引来五行本源之力,最后也正是凭借这五行本源之力,方才成功将那尊永恒圣人灭杀。

    此事夏沐不知真假,也不知后代的五行傀儡阵和那帝尊傀儡师展开的五行傀儡阵是否雷同,但有一点是可以断定的,若是让那真傀老祖展开这五行傀儡阵,对夏沐来说尽对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甚至有可能会因此导致此次任务失败。

    这一点,夏沐是尽不容许的。

    只见他单手一拍腰间的灵宠袋,妖气席卷间,一株植物小人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就悄然落到了夏沐肩膀之上。

    “植物型灵宠!”真傀老祖看见夏沐放出的魔刀藤,心中不惊反喜,对方身上的宝物越多,那么将对方杀逝世后,自己所得的也就会越多。

    当下,真傀老祖冷笑一声,手中法决不停的打出,远远操控着四具五行傀儡攻杀向夏沐。

    “往,缠住那三具傀儡。”瞧得远处露出冷笑声的真傀老祖,夏沐眼中精光一闪,通过神念下达命令道。

    魔刀藤一吸收到夏沐的命令,巴掌大小的身材立即伸展开来,瞬间化作了一株数丈大小,有着上百条藤曼的大型植物,随后这上百条藤蔓在虚空一甩之下,刹那间就将木、水、土三具傀儡笼罩纠缠住,任那三具傀儡实力壮大,但短时间内也休想突破魔刀藤的封闭。

    一时间,这三具傀儡竟被困在了原地,而那火行傀儡则在夏沐有意为之之下,被故意放了过来。

    “锁!”

    夏沐低喝一声,同时衣袖一甩,一道青光飞射而出,一下伸展开来,化作了一根数丈长的青色锁链,朝着那火行傀儡缠绕而往。

    那火行傀儡刚刚“突破”魔刀藤的封闭,尚未来得及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夏沐放出的锁链彻底缠住,与此同时,夏沐的身形也扑到了火行傀儡身前,一拳狠狠的击打在了无法转动的火行傀儡头部。

    “砰”的一声,那火行傀儡在遭遇了夏沐这一拳后,竟被硬生生的打爆了头颅,一下从半空中跌落。

    真傀老祖见此情况,自然大吃一惊,没有料到夏沐那灵宠竟如此之强,单凭一己之力就拦住了三具半步五行境的傀儡,更没有想到夏沐能够一拳将火行傀儡的头颅打爆,那可是后天下品灵宝级别的傀儡啊,就这么被对方一拳打爆,对方的拳套毕竟是什么级别的灵宝?

    此时此刻,真傀老祖要是还不明确夏沐先前的行动,是故意将他的傀儡引到远处,让他无法及时施以援手的话,那他也就白活了这很多年了。

    “小小年纪,心机就如此深沉,留你不得。”真傀老祖厉声喝道,看向夏沐的眼力中,布满了浓郁的杀机。

    对于真傀老祖的要挟之语,夏沐充耳不闻,神念传出间,将魔刀藤和青色锁链号召而回。

    此时的魔刀藤,样子容貌相当之哀凉,为了能够挡住那三具半步五行境傀儡,其可谓是相当卖力,上百条藤蔓近乎全部断裂,此刻被夏沐号召而回,神念波动中不由得传出一股委屈之意。

    见此,夏沐稍稍安抚了其一下,便将魔刀藤收进灵宠袋中,让其自行修养,而那青色锁链则在夏沐的操控下,摇身一变的化作了青色巨蟒,扑向剩余的三具五行傀儡。

    与此同时,夏沐背后神圣灵羽扇动,身形一闪,也攻杀而至。

    “找逝世。”

    真傀老祖一声暴喝,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金色巨锤被其一扔而出,竟后发先至,朝着扑向三具傀儡的夏沐当头砸下。

    唰!

    金色巨锤横空而过,竟直接从夏沐身材中穿过。

    见此,真傀老祖心中一个咯噔,暗道不妙,然而就在其想要将金色巨锤号召而回时,一声冷笑声骤然传进他耳中,随后真傀老祖只感到眼前一花,一道人影已经涌现在其身侧,并一拳直接轰在了其胸口上。

    “嘭”的一声,真傀老祖猝不及防之下,竟没有来得及开启护体灵光罩,就直接被夏沐一拳重重的轰击在了胸口之上,瞬间被轰飞出数十丈远,像一个破袋般重重的砸进了天火丘陵的一个山坡上。

    随后只听“噗”的一声,陷进尘土中的真傀老祖竟张口喷出了一口金色的血液,这让夏沐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异色,对方这傀儡之躯还真是特别,居然和血肉之躯一般,受伤后还能吐血,真是个奇葩。

    然而真傀老祖可就不知道夏沐此时心中的想法了,他翻身而起,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之色。

    “这不可能……”他口中喃喃自语,对方明明是攻杀向了那三具五行傀儡,但在何时,应用了何种手段,竟欺瞒过了自己的感知,埋伏到近处突施棘手。

    他哪里明确,早在夏沐将魔刀藤收起后,就早已于悄然中展开了太虚云步,留在原地的不过是他的一道幻身,而夏沐的本体,则早已静静埋伏到了真傀老祖那金甲傀儡之躯近处,待到真傀老祖将手中的金色巨锤扔出后,才骤然发动袭击。

    这一击,夏沐更是展开了八部天龙拳第二式——三天龙拳,只不过为了不惊动真傀老祖,此拳的威力硬生生被夏沐收摄住,没有达到最强,不然的话,真傀老祖就不是只吐一口血那么简略了。

    可夏沐不知道的是,真傀老祖此刻所受伤势并不像其表面展现得那么简略,只不过为了不让夏沐看出来,而故意强撑着。

    不过最后到底还是让夏沐看出来了,由于真傀老祖从地上站起来后,竟始终没有腾空而起,夏沐就立即明确,定是自己方才那一拳无意中损坏了真傀老祖这傀儡之躯的中枢,使得其举动涌现了故障。

    明确过来这一点,夏沐自然是尽不迟疑的身形向下一冲,瞬间涌现在了真傀老祖身前。

    真傀老祖见夏沐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假装,眼中终于露出一丝畏惧,但却也没有彻底放弃抵抗,而是体表骤然响起一阵阵机括运转之声,随后只见真傀老祖的傀儡之躯表面竟显露出了密密麻麻的针洞,一根根细如牛毛的黑针从中飞射而出,展天盖地的朝夏沐爆射而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