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见光明,知足者常乐(1/2)

作品:《茅山图志

有道是‘山中无岁月,寒暑不知年。? ’

一月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小小的张家集生了很多的事情。

先便是上次事件的余波。

如果是按照以前来说的话,张家集在附近的村镇之中,算不得最大,人口也算不得最多,镇子上的人生活不算很富,也不算太穷,房屋建设也是普普通通。

总之,这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镇子,没有啥出奇的地方。

如果,硬要说这张家集有啥特别的地方,就是这座镇子建立的时间稍微久远了一些。

至于说有多早,就连附近村里最长寿的老人,那也是说不清楚的,只是听那老一辈的老一辈,口口相传中得知,自打他们记事起,这张家集就存在了。

可是现在,如此久远的一座镇子,连同上万的居民,竟然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沉入了水底。

如此诡异的事情,惊倒了一辈子都‘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刨食的乡民。

在那个年月,乡民的文化水平普遍都不高,能认识几个大字的人,在那个时代都算是文化人了,而且,在乡民的骨子里,对于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还是认可的。

生了这样的大事,让乡民们恐慌不已,大家伙儿都在私下议论纷纷,或是焚香祷告,或是冷眼旁观,猜测着种种恐怖的可能。

口口相传之下,这事儿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甚至有谣传说,张家集那地儿的地下,很有可能是个大型的空洞,最近下雨不断,加上黄河多有地下暗河,冲塌了张家集地下的土地,这才让整个张家集在一夜之间沉入了水底。

对于这样的说法,选择相信的人不在少数。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说法,最近一段时日里,许多的乡民都在收拾着家中的物件,举家搬迁到了别处。

毕竟,谁也不清楚这传说中的空洞有多大面积,万一哪一天真个崩塌了,小命儿可就没了。

眼看着大家伙儿人心惶惶的,几个附近村子里的村长族老一商量,便将这事儿报告给了当地的政府。

接到报告之后,当地政府十分重视,立即上报了市里,当天市里便派来了一支军队,封锁了张家集附近的现场。

随同而来的,还有许多科研人员,诸如地质学家,生物学家,医学专家等等权威人物,他们来了之后,便携带着科研器材,进行了仔细的搜索与种种实验。

几日之后,政府的报告人员便布了一则通告,说是张家集整个消失,与当地的地质有关,根据科研人员的勘探与测试,张家集所处的地段,正是以前黄河故道的河床,这样的地质原本就不是很坚固,加上最近大雨不断,黄河河水泛滥,导致了地质塌陷,这才引了这起诡异的事故。

至于,乡民们所提出的:地质塌陷,而上万人一同消失不见,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质疑。

政府同样给出了解答,解答的内容和人们谣传的差不太多,也是说,在张家集塌陷之后,连通了地下暗河,而且,张家集是在夜间塌陷的,那个时间,村民大多都在睡觉休息,再加上地下暗河大多水流湍急,逃不出来,是很正常的。

为了让村民们相信,政府的工作人员,还特意找来了几位地质专家解释了一番。

最后,政府的报告人员告诉大家伙儿,请乡亲们不要相信谣传,经过专家的勘探,除了张家集那地儿之外,周围村落的地质,还是十分稳固的,不会再次生塌陷的事故了。

总之,就是一句话:你们不要瞎猜,造谣,这事儿,属于天灾。

既然政府给这起事儿定了性,又有专家教授出来解释分说,朴素善良的村民们大多选择了相信,也不再急着搬家,只是在庆幸之余,小心的观察着事件的进展。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军队依旧驻守在这里。

而与此同,附近的村落中,一些形色各异的人,他们或是打扮成走街串巷的小贩,或是扮成独自行走的脚客,也来到了这里,随着这些人的到来,乡村的宁静也被打破了。

与热闹的村庄相比,乱葬岗这地儿可就安静的多了。

毕竟,一般来说谁也不会没事儿到这里来。

自从那日胡不归与师兄卫中州两人来到乱葬岗住下之后,头几天的时候,因为担心卫中州的伤势,胡不归也不敢随便外出,好在卫中州的伤势比较稳定,而那不知道是谁给包扎的伤药,效力也十分不错。

经过几天的休养之后,卫中州的伤势便好了许多,只是十分可惜的是,卫中州的伤势虽然稳定住了,但却只能看到模糊的白光和轮廓,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痊愈。

一想到自个师兄不能恢复到和以前一样,胡不归的心里就很是失落自责,他在心里暗暗誓,等到以后,不论用什么办法,总的让师兄重见光明。

不过,对于自个眼睛这事儿,卫中州却看得比较开,第一次拆掉纱布的时候,能看到微弱的白光,模糊的轮廓,他是很开心的,用他开导胡不归的话来说,能看到一点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茅山图志 最新章节第七章 见光明,知足者常乐,网址:http://www.254y.com/10/10820/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