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来 第六百七十八章 第五件

作品:《剑来

    陈平安收起四件本命物,问道:“你的本名叫什么?”

    吴喋当然是这头化外天魔胡诌出来的名字,连幽郁和杜山阴都不信。

    白发童子沉默片刻,说道:“霜降。”

    陈平安随口问道:“姓氏?”

    之所以有此问,还是因为那些牢狱关押妖族的缘故,例如那五位上五境大妖,化名分别是云卿,清秋,梦婆,竹节,侯长君。除了最后那位天资卓绝的仙人境大妖,有个姓氏,其余哪怕是化名,都无姓氏,至于真名,更是不会轻易泄露。

    中五境妖族也一样,不管化名如何,除非身死道消之际,捻芯使用了缝衣人的手段,才可以从被她剥离出来的金丹、元婴当中获悉真名。

    浩然天下的纯粹武夫,讲究个投师如投胎,那么妖族在真名一事上,自古便视为头等生死大事。

    白泽编写《搜山图》,泄露大妖真名、根脚,交给礼圣,再与礼圣一起铸造大鼎在高山之巅,正是当年妖族败退的关键原因之一。

    一旦蛮荒天下攻破剑气长城,闯入浩然天下,那么儒家圣人掌握的每个本命字,对妖族而言,都会是一道道关隘。

    甲申帐那几位剑仙胚子,竹箧,雨四,滩,流白,皆无姓氏,就是在等托月山的赐姓,而且名字也都相对生僻晦涩,为的就是尽量避开儒家圣人的本命字。

    白发童子摇头笑道:“我是皑皑洲贱籍流民出身,跟随大富之家的姓氏,不提也罢。其实有个原名,就叫小草,后来日子安稳了,给有钱少爷当了书童,一位私塾夫子就帮忙取了个霜降的名字,气肃杀,阴始凝,本就不是一个多好的名字。当年什么都不懂,还很开心来着,总觉得与书籍沾了边。”

    白发童子悬在空中,后仰倒去,翘起二郎腿,“老夫子也是我的半个传道人,是个洞府境修士,在那偏居一隅的藩属小国,也算位了不起的神仙老爷了。他年轻时候,会些粗浅的扶龙之术,帮人做幕,只是时运不济,不成事,后来心灰意冷,就教书当先生,偶尔卖文,挣点私房钱。一次出远门,与我说是要游历山水,就再没回来,我是多年之后,才知道老夫子是去一处兴风作浪的淫祠水府,帮一个当官的朋友讨要公道,结果公道没讨着,把命丢那儿了,魂魄被点了水灯。我一气之下,就拼着丢掉半条命,打碎了那河伯的祠庙和金身,犹不解恨,嚼了金身碎片入肚,只是双方那场厮杀,水淹百里,殃及府城,被官府追杀,十分狼狈。”

    本名为霜降的化外天魔,笑道:“小草不自贵,已铸出山错。”

    陈平安不曾听说皑皑洲历史上,有一个名为“霜降”的飞升境大修士。

    若说玉璞、仙人、飞升在内的所有上五境修士,陈平安除了宝瓶洲、桐叶洲和北俱芦洲之外,所知不多,不敢说都听说,但是只说浩然天下的飞升境修士,陈平安成为隐官之后,专门去了解过,何况避暑行宫秘录档案,堆积如山,很容易顺藤摸瓜,应该遗漏不多。

    白发童子一个鲤鱼打挺,哈哈笑道:“这是我刚刚编撰出来的新鲜故事。隐官老祖听过就算。”

    陈平安说道:“故事真假,我不确定,不过我可以确定,你多半来自青冥天下。”

    白发童子哦了一声,恍然道:“晓得哪里出纰漏了,不该说是被官府追杀的,除了官员必须有度牒的青冥天下,浩然天下的朝廷官府没这胆子,更没这份能耐。”

    那座天下,与百家争鸣的浩然天下,大不相同,道门一家独大,朝廷官吏,道士居多。

    所以绝对不会有那官员祈雨的场景,青冥天下的地方官员,自己就能够以术法呼风唤雨,祈福消灾,那里的山水神灵,地位不高,虽说不至于沦为杂役苦力,但是比起浩然天下江水正神、山君山神的风光无限,相差极大。

    陈平安说道:“我与大玄都观的孙道人,曾经有幸在北俱芦洲相伴游历一场,收获颇丰。以后若有机会,一定要登门致谢。”

    孙道人作为世间道门剑仙一脉的执牛耳者,道法、剑术都极高,但是陈平安却最佩服那位老神仙装神弄鬼的手段。

    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自己与孙道人相比,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白发童子点点头,“猜出来了,木宅里边的中年道人,本就是孙道人的师弟,木胎神像是大玄都观的祖宗桃木劈斫而成,五色山岳的山根,其中蕴藉之道意,也是大玄都观剑仙一脉的根脚,我眼没瞎,瞧得见。所以竹节说你命好,错也错,对也对。”

    想要去别座天下,拜访大玄都观,意味着陈平安得是飞升境才成。

    陈平安问了一个关键问题:“你可曾听说过炼制三山术?”

    白发童子神色古怪,“听说过,就真的只是听说过。”

    陈平安又问,“那我能否凭此炼化那颗神灵心脏?这副神灵尸骸,曾是上古火神佐官?”

    白发童子笑嘻嘻道:“能否炼化,我不清楚。至于神灵之身,哪来的五行之属,包罗万象,缺啥补啥就是啥。这座牢笼是炼化之物,唯独那座熔池,剑气长城从无染指,依旧历经万年而不朽,我不怕你无法炼化,只怕你炼化之后,身躯魂魄遭受不住,两桩大事,拼凑五行,真名缝衣,皆要功亏一篑,不信的话,你问捻芯。”

    捻芯站在台阶那边,干脆利落道:“除非我舍了金箓、玉册不要,所有文字都用来打造心室四壁。”

    两件仙家至宝,都是半仙兵品秩,更是捻芯的大道根本所在,代价不可谓不大。

    陈平安问道:“条件?”

    捻芯说道:“你一直坚持缝衣只在上半身,劳烦放弃这种脑子有病的坚持。”

    陈平安说道:“拒绝。”

    白发童子幸灾乐祸,等这场好戏等很久了,总算登台开唱。

    捻芯恼火道:“陈平安!三十二缝衣处,若只在四肢和上半身,难免失衡,你自己觉得像话吗?身为缝衣人,我当下这副模样,你觉得我是那种在意男女忌讳的女子吗?你更是剑气长城的隐官,是一个志在登顶的修道之人!还要介意这点所谓的男女大防?”

    陈平安点头道:“介意。在捻芯前辈眼中,我只是一位被剥皮抽筋削骨刻字的缝衣对象,可在我眼中,捻芯前辈终究还是女子。”

    捻芯气得脸色铁青,“陈平安,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白发童子满地打滚,捧腹大笑,只是辛苦压抑,不敢出声。

    好玩好玩,解气解气。

    陈平安抱拳致歉,“恳请捻芯前辈体谅一二。”

    捻芯一闪而逝。

    陈平安倒是不太担心捻芯就此撂挑子,使得缝衣一事半途而废。

    但是极有可能接下来的缝衣,捻芯会让自己吃苦更多,而且是那不必要之苦头。

    等到捻芯一走,白发童子就已经正襟危坐。

    陈平安笑道:“霜降前辈,怎么不继续乐呵了?”

    白发童子以拳轻轻捶打心口,“心疼心疼,眼睁睁看着隐官老祖被捻芯误会,心痛如绞。”

    你喊你的前辈,我喊我的老祖,哥俩好。

    陈平安问道:“若是炼化了,对牢狱会不会有影响?”

    白发童子点头道:“当然,牢狱会失去半数压胜禁制,但是没所谓的,哪怕全没了,还有个老聋儿,远处又有个刑官,由着那些妖族乱窜都不会有半点乱子。”

    云卿这些大妖除外,牢狱内的中五境妖族,只剩下五位元婴剑修,无一例外,久经厮杀,十分棘手。

    陈平安说道:“云卿多半会破开禁制,选择离开牢狱,哪怕只有片刻自由,也想要走出牢狱看几眼古战场遗址,梦婆也愿意死在刑官剑下,而不是被我这么个无名小卒打杀。”

    白发童子揉着下巴,“倒也是,这可如何是好?”

    陈平安看着对方,先前不是说了认了个好祖宗吗?

    白发童子哀叹道:“我帮隐官老祖盯着那些牢笼大门便是。”

    陈平安说道:“乘山前辈,帮忙跟老大剑仙打声招呼,我要炼物。”

    老聋儿的嗓音响起在心湖,“需要准备些天材地宝?”

    陈平安摇头道:“不用。”

    除了五彩-金匮灶,陈平安还有火龙真人赠予的“指点”机缘,跻身远游境之后,愈发明显,只需要让捻芯帮忙剥离出来即可,外加那门炼三山仙诀,足够了。

    白发童子有些神色郁郁,“真不打算从三境,一举跻身玉璞?”

    一旦陈平安炼制成功,极有可能跨过一道大门槛,得以跻身洞府境。

    陈平安置若罔闻。

    白发童子正色道:“那我退一步,放弃那点小动作,再无鸠占鹊巢夺你皮囊的打算,只求能够寻一处栖身之所,活命离开牢狱,希冀着有朝一日能够重返青冥天下。此外条件依旧,我就当是花钱买命了。”

    陈平安还是摇头。

    白发童子缓缓起身,变化模样,成了一位手捧拂尘的佩刀道人,道袍样式既不在白玉京三脉,也不是大玄都观剑仙一脉,竟是一件陈平安从未见过、更未听闻的紫色法衣,对襟,袖长随身,以金丝银线绣有日月星辰、太极八卦、云纹古篆以及十岛三洲、各种仙禽异兽,仿佛一件法衣道袍,就是一座天地广袤、万物生发的洞天福地。

    此刻身披一件天仙洞衣的道人,一双眼眸之中,仿佛有星斗移转,神色淡然,微笑道:“陈平安,你算计我,帮你飞剑传信一次,害我折损百年道行,但是你一个下五境修士,尚且有此心智,我先后五次游历,观你心境,岂会没有留下后手?”

    不但老聋儿转瞬即至,就连刑官已经赠予杜山阴的那道剑光,也一掠而至,破开层层叠叠的虚空迷障,璀璨炫目。

    兴许这就是青冥天下飞升境大修士霜降的“真身真相”了。

    陈平安摆摆手,示意老聋儿不用动手,与那化外天魔对视,问道:“真要强买强卖?”

    道人“霜降”微笑道:“试试看?”

    陈平安点头道:“试试看。”

    老聋儿皱眉不已。

    就算试完之后,这头化外天魔必死无疑,对你陈平安又有什么好处,像先前那般双方虚与委蛇不好吗?何必如此撕破脸皮。对于双方而言,都不是划算买卖。当然对那“霜降”而言,确实是走投无路了。陈平安离开牢狱之时,只要不与老大剑仙求情,帮着化外天魔网开一面,就意味着陈平安已经下定决心,要让老大剑仙出一次剑。

    陈平安如果拖泥带水,心存捣浆糊的念头,不救不杀,以老聋儿所知老大剑仙的脾气,就会由着陈平安自讨苦头了。

    一头飞升境的化外天魔,自有手段尾随而出,此后陈平安的修行路上,在重返浩然天下之前,只会后患无穷。

    当然前提是陈平安真能够活下来,还有机会见到那个与天地合一的自家先生,文圣老秀才。

    去而复还的捻芯,更是在心中大骂陈平安急躁,为何跻身了远游境,武运在身,好像整个人的心境都变了。那头居心叵测的化外天魔,先拖着便是。先炼物破境,再缝衣成功,到时候再搬出老大剑仙,总好过这么急匆匆与一位飞升境切磋道心。

    修道之人,擅长炼物,化外天魔,喜欢炼心。

    老大剑仙突然现身,“就不能让我省省心?”

    每次见着陈清都皆如鼠见猫的化外天魔,这次非但没有恢复白发童子的相貌,反而问道:“陈清都,你我约定到底作不作数?我到底能不能离开剑气长城!”

    老聋儿倒是不意外。

    陈清都没那闲情逸致,圈养一头化外天魔闹着玩。

    果不其然,陈清都说道:“你可以换个境界高的,比如侯长君,或者干脆找个天生皮囊出众的,比如老聋儿挑中的弟子。至于能不能活着离开?别问我。”

    捻芯哑然失笑。最后三字,好熟悉的措辞。

    老聋儿有些脸色难看,倒是不敢质疑陈清都的决定,只是后悔与陈平安的那桩买卖,做得早了些。

    霜降摇头。

    陈清都笑问道:“给脸不要脸是吧?”

    霜降默然。

    陈清都转头望向陈平安。

    陈平安说道:“我一个下五境修士,既要缝衣,结果还需要与一位飞升境的化外天魔勾心斗角,老大剑仙你没理由袖手旁观。”

    捻芯觉得这次年轻隐官又得遭殃了。

    不曾想陈清都笑着点头道:“总算晓得主动伸手讨要一次了,难得。”

    浩然天下的陈平安,事事求己不外求,陈清都懒得管。

    可既然当了剑气长城的隐官,不多求他陈清都几件事,当他这位老大剑仙是摆设吗?

    ————

    倒悬山,米裕求着邵云岩带他去那黄粱铺子,喝一喝那鼎鼎大名的忘忧酒。

    不曾想好不容易等到邵云岩点头答应下来,纳兰彩焕说也要跟着一起,坐享其成。

    三人进了那座酒铺,邵云岩发现老掌柜和年轻伙计之外,比起上次,多出了个年轻容貌的女子,姿色算不得如何出彩,她正趴在桌上发呆,酒桌上搁放了一摞书籍,手边摊开一本,覆在桌上。伙计许甲坐在自家小姐一旁,陪着发呆。

    邵云岩记得第一次来铺子喝酒,女子依稀是这般模样,如今还是差不多。女子修道,驻颜有术,是大诱惑。

    米裕落座后,取了酒便痛饮,喝了个酩酊大醉,倒是没说什么醉酒话,有些失魂落魄。

    纳兰彩焕小口抿酒,眼神恍惚,似乎勾起了伤心事。

    老掌柜在逗弄那只碧玉笼中的武雀,笑道:“拆猿蹂府,搬走梅花园子,如今就连水精宫那边也不消停,云签仙师有意要带人北游选址,开辟府邸,雨龙宗宗主亲临倒悬山,师姐妹两个,闹得很不愉快。都是你们那位新任隐官大人的功劳吧?”

    邵云岩笑着点头,“隐官大人还是心善。换成是我,就不蹚这浑水了。凡夫俗子,不知命理也就罢了,修道之人,还不晓得自求多福,半点不想着趋吉避凶,岂不是死有余辜。”

    黄粱福地饮酒,言语无忌讳。

    米裕踉跄起身,走到那堵墙壁之下,“拿笔来!”

    许甲起身送去一支笔,醉醺醺的米裕抹了把脸,写下一句,大夜点灯,小梦思乡,被莺呼起,一枕黄粱。

    纳兰彩焕也走去,跟着写了一句,亲近之人,最难相处得体。

    邵云岩转头瞥了眼墙上的落笔内容,男女两位剑修的性情差异,由此可见。一个花团锦簇,一个务实。

    那女子突然抬起头,与纳兰彩焕问道:“如今你们剑气长城戒备森严,我去不得南边城池,那个阿良如何了?”

    纳兰彩焕落座原位,笑道:“还能如何,老样子。”

    女子哀怨不已,一双秋水长眸,如春水池塘装满了情愁,“都回了剑气长城,也不知道来找我喝酒,有我在铺子,好歹喝酒不花钱啊。亏得我从白纸福地赶回倒悬山,如今连一面都没见着。”

    老掌柜笑道:“还是要赊账的,欠的钱也还是要还的。”

    女子说道:“阿良说了,赊欠的钱,都不叫钱。”

    老掌柜点头道:“他阿良的脸,也不叫脸。”

    女子重新趴在桌上,双掌乱拍桌面,“好无聊啊。早知道就不回倒悬山了,在那白纸福地,我都与阿良生了好些子女了。”

    老掌柜都懒得唠叨这个闺女了。

    邵云岩不愿多听这些黄粱铺子的家务事,问道:“掌柜有什么打算?”

    老人说道:“扶摇洲那处现世没几年的秘境,是昔年黄粱福地的一部分,打算去那边瞧瞧,等到哪家宗门吃下来了,我再谈谈看,如果谈得拢,我就花钱买下来,把铺子开得大些。马上动身,如果没意外,你们应该是倒悬山铺子的最后一拨客人了。”

    女子说道:“我不走,不见着阿良,我哪里都不去。”

    许甲伸手指了指高处,轻声道:“小姐,哪里都不去,不成的,说不定一下子就去那边了。”

    女子瞪了他一眼,年轻伙计缩了缩脖子。

    米裕笑问道:“敢问这位姑娘,浩然天下,风景如何?”

    女子瞥了眼米裕,模样还算不差,就是不如阿良。

    她随口说道:“凑合。”

    米裕喃喃道:“怎么可以只是凑合。”

    ————

    离开蛮荒天下妖族大军集结地之后,那个羊角辫的小姑娘,没有着急去那座搁置十四王座的古井。

    一路逛荡,不怕绕路。

    揪着两根羊角辫,晃悠悠御风远游,有高山处就去山巅赏景,有大水处就去寻觅水府。只可惜据说蛮荒天下的山水神祇,不如浩然天下那么花俏,事实上确实如此,她游历过几处山神祠庙、水神宫府之后,有些扫兴。

    一拳打杀一群废物,一脚踩死一片蝼蚁。

    没有任何规矩约束,随心所欲,滋味极好,如那无酒,就拿佐酒菜顶替一番,嚼黄豆,嘎嘣脆。

    然后她被隐官一脉的两位剑仙洛衫、竹庵追上,选择跟随她一起游历蛮荒天下,他们跟随萧愻一起叛出剑气长城,在军帐那边,实在是无事可做,何况他们也不会对剑气长城出剑,浩然天下,才是两位剑仙心心念念之地,到了那边,只要是剑宗,且无剑仙去过剑气长城的,都会被他们问剑一场。

    云海之上,洛衫见那隐官大人揪着辫子,整个人如竹蜻蜓一般旋转御风而游,有些无奈。

    竹庵剑仙笑道:“隐官大人早该离开剑气长城了。”

    他们接下来要去游览蛮荒天下的一座大城,是某个王朝的京城,门槛极高,想要定居或是入城,必须是人形,这就意味着一座城池之内,皆是术法小成的妖族修士,当然,也有诸多捷径可走,花钱为境界不够的妖族仆役,花钱购买符皮披上,装模作样。

    这种规矩,在蛮荒天下并不多见。

    同时也意味着这座王朝,势力极大。

    帝后眷侣,皆是仙人境,其中一位还是剑仙,此次双方都没有去往剑气长城战场,竹庵剑仙根据甲子帐那边听来的小道消息,属于破财消灾,国库一空。

    一拨京城驻守修士御风而起,甲胄鲜丽,拦阻三人去往京城上空,一位元婴怒喝道:“来者何人?!”

    萧愻只是旋转不停,围着那拨妖族修士绕出一个大圆,片刻之后,好似响起一串爆竹声,一团团血雾随风飘散。

    一道虹光从京城皇宫掠起,御剑悬停在远处,是位长发披肩的俊美男子,身穿衮服,大幅大幅的赤圆金织纬,再以孔雀羽绒绣龙纹,故而这件衮服,金翠夺目,十分扎眼,男人见着了那个羊角辫小姑娘后,立即弯腰拱手道:“隐官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萧愻依旧旋转不停,将那男子和洛衫、竹庵一起包括其中,“我已经不是隐官了。你骂我呢?”

    男子弯腰更低,“绝不敢冒犯隐官大人。在我心中,剑气长城的隐官,就只会是隐官大人。”

    竹庵剑仙会心一笑,弯来绕去的,作为一头妖族剑仙,偏偏学那浩然天下的人间君主,果然沾染了不少臭毛病。

    萧愻一拳将这头大妖打回京城。

    等到大妖砸穿皇宫一座大殿屋脊,如影随形的萧愻又一脚踩中对方背脊,最后一拳,打得现出真身的大妖深入地下百余丈。

    京城外云海上,洛衫笑道:“说了三个隐官。”

    竹庵剑仙点头道:“不长记性。”

    ————

    十万大山之中。

    守着茅屋菜圃的老瞎子,脚边趴着一条老狗,老瞎子将其一脚踢开,然后抬头望向远处,伸手挠脸。

    老人两颊凹陷,皮包骨头。

    那条老狗远远地开口言语,“剑气长城和剑道气运,很难切割干净,一旦被托月山收入囊中,进可攻退可守,以后万年,此消彼长,就该轮到浩然天下头疼了。”

    老瞎子缓缓道:“一条狗都知道的事情,陈清都会不清楚?”

    陈清都不会让蛮荒天下捞到手太多,只要能够做到这点,已经极为不易。

    想要半点不剩给蛮荒天下,那是痴人说梦。只说那堵屹立万年的城墙,怎么搬?谁又能搬走?那些身负气运、大大小小的剑仙胚子,又该如何安置?不是随便丢到一地就能够一劳永逸的,

    尤其是当陈清都兴许还想着年轻剑修们,以后修行路上,心中犹存一座剑气长城,愿意将此心思,代代传承下去,更是难上加难。

    那些剑气长城的年轻人,将来流散四方,相信很快就会明白一件事,没有了陈清都和剑气长城,生生死死,只会比早年在家乡的战场,更加莫名其妙。

    剑气长城,一座酒铺子,冷冷清清,没法子,只要是个剑修,不管境界高低,就都去城头那边厮杀了。

    冯康乐与桃板肩并肩坐在长凳上,一起吃着阳春面,冯康乐突然问道:“你说我们会死吗?”

    桃板想了想,笑道:“不会的,咱们年纪还小,钱也没挣着,酒也没喝过,没道理嘛。再说了,不还有二掌柜在?”

    冯康乐使劲点头,跟着笑了起来,夹了一大筷子阳春面。

    ————

    牢狱那道小门外,老聋儿问道:“真舍得那金箓玉册?”

    捻芯点点头。

    老聋儿感慨道:“神仙道侣,不过如此了。”

    捻芯冷笑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老聋儿挠挠头,翻脸比翻书快,娘们的心思,真是比化外天魔半点不差了。

    蹲在门口的白发童子喊道:“让开让开都让开,让我一人为隐官老祖守关护道!”

    行亭建筑那边。

    陈清都身处其中,环顾四周。

    儒释道。纯粹武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