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酿师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发飙了发飙了,师父发飙了

作品:《仙酿师

    越人歌听话的没有反驳,虽然最开始他确实没有想过要叫救兵,因为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即便不能胜之,但逃走却绝对没有问题。

    自从来到东皇域,越人歌尽量都是待在羽孔雀一族的地盘,很少出去走动。

    因为他的身份比较特殊,于妖族而言,魂族的灵魂乃是大补,谁见了都想吃一口。

    当初,作为十六阶梯的越人一族最后的两个族人,他与他爹的逃亡生涯,与其说是躲避那些对越人一族抱有觊觎之心的人类,不如说更多的躲避的就是妖族。

    魂族之人的灵魂十分纯粹强大,虽然越人一族到后来几乎就已经是人类了,可先祖毕竟曾是魂族,灵魂的强大也遗传给了后代子孙。

    这种体质,于人族可能只是一个强大的种族落魄后留下的几条丧家之犬,再怎么凶残的人类,也很少有会主动吃人的,除了那些邪修魔修之外,哪怕知道他的灵魂强横,也没遇到几个人类要吃了他的。

    但妖族不同。就如同人类猎杀妖兽,利用妖丹炼制丹药,利用妖骨炼制兵器一样,妖族看人类也与食物无异。

    当初他和他爹都很弱小,可以说是随便一个妖兽都能杀的他走投无路,多年来,躲避这些妖族的觊觎,到处拜师,他与他爹所经历的苦难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自从拜入桑红衣门下,成了双玄宗的弟子,他学会了越人九歌,成了绝代天骄,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都为他的崛起而惊叹,那些对他抱有不轨之心的人也都对他有所忌惮。所以,已经有很多年,他都没有尝过被人追杀的滋味了。

    他甚至一度忘记了曾经有多么的狼狈,只是告诉自己小心一些,这个十六阶梯真正能伤他性命的人却也不多了。

    他若拼上性命,甚至有把握拉着一个千秋境老怪同归于尽。

    但是,心底最深处,他始终记得,妖族对于他,或者说对于越人一族来说,是不友好的。

    他之所以低调行事,尽量的待在院子里不出去,不是因为他怕了妖族,只是因为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为桑红衣带来麻烦。

    但是,因为之前无意中偷看了桑红衣和苏伏的打情骂俏,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儿的越人歌一想到会被无良师父抓住怎么折腾,就觉得心中打怵,于是才决定离开院子去外面躲躲风头,偏巧不巧就遇上了风龙一族的某个傻子,一见他眼睛都亮了,甚至不看他的修为,狂言要将他的魂魄抽离,供其修炼。

    越人歌发誓,他真的已经很隐忍了。想起师父这些人还在羽孔雀一族的领地待着,若是在东皇域闹起来,可能会给师父带来危险,哪怕师父不怕,他也不愿意因为自己而给师父带来麻烦。

    所以他一直忍着没有出手,甚至在对方明显不能拿他如何的情况下也几次想要和解,但对方不依不饶,口口声声抽魂炼魄,大吼大叫,张狂无度,让他想起了曾经几次死里逃生的狼狈,想起了他和父亲相依为命,相互扶持着走过名山大川,拜访过数十宗门,却一次次被拒之门外的悲苦。想起了某个满天星斗的夜里,父子两个相拥着抱头痛哭,不忿命运捉弄的愤怒。

    那种日子,一去不再回头了,却深深的印刻在灵魂里。

    曾几何时,他不愿意再去想起。因为虽然自己遇到了贵人,得到了能够让他变得强大的功法,拥有了双玄宗这个大靠山,不愁吃穿,不愁修炼的资源,也不用再像从前一样饱一顿饥一顿,还要随时担心成为妖族的盘中餐,但是他的父亲却永远的离开了。

    没有等到苦尽甘来的一天,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风光的翻转命运,没有看到越人一族的大仇得报,带着无尽的遗憾,带着愤怒与不甘,带着担心儿子命运的悲苦,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一想到此,他就觉得心中的某个角落,一种强烈的愤怒与杀意汹涌而出,再看那风龙一族的纨绔,他就有一种想要将其毁灭冲动。

    心中冷静与激动的小人不停的交战,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他忍啊,忍啊,却最终在对方的叫嚣声中忍无可忍。

    对方实力虽不济,可可能是在族群中地位不凡,手中的保命手段却不少。他一路追杀他至风龙一族,却引来了整个风龙一族的围攻。

    可以说,一开始,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向师父搬救兵,除了对自己的自信之外,还因为愤怒使他差一点失去了理智。

    他的理智,是在手臂受伤,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时,因那种疼痛而回归身体。

    那之后不久,桑红衣就来了。

    越人歌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任何的借口与狡辩都是无用的。

    他的这个师父,平日里看似对什么都提不起认真的兴趣,对一些闲言碎语也可当做没有发生过,但那却是因为那些东西不值得她认真。

    如果真是她在意的,比如自己,比如苏伏,比如二长老和宗主,比如双玄宗的存亡,比如已经飞升的前宗主。一旦有人触了她的逆鳞,她会动用任何的手段,直到完成报复的目的为止,不死不休。

    他一看桑红衣的表情,就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或许还没有达到‘无比愤怒’的程度,但这时候的桑红衣是必须要顺着毛摸的。

    你顺着她,可能事情随便就带过去了,但你若是敢跟她顶嘴,她能跟你说三天三夜,句句骂你却不带脏字儿都不带停的。

    越人歌不是没有体会过这种滋味,在前几年他还不爱说话的时候,他这无良师父为了让他有个表情,可谓是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舌灿莲花,更是让他亲身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说到你哭。

    “我错了,师父你消消气。”越人歌抽抽着眼角,主动认了错。

    “你错了?你错在哪儿了?这些年我就教了你面对别人不要脸的围攻就要独自逞能不去求救的?”桑红衣沉着眼,面无表情道:“这胳膊若是废了能不能让你长点记性?今天你要是死在这里,下辈子能长点心吗?你若是嫌身上的符阵丹药碍事,回去全都分发给宗内的弟子,往后面对再大的阵仗,你就自己打,千万别想起我们来。打得过算你厉害,打不过就死,谁也别怨,好不好?”

    越人歌低着头,不敢犟嘴。

    方逆鳞却心中得意,看吧,以前师父专逮着我教育,今天终于也轮到大师兄你了吧?

    “师兄弟是用来做什么的?是被欺负了就能帮你狠狠揍回去的人,是关键时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是你们都打不过的时候可以帮着你跟师父告状的人!师父是干什么的?是你做错了的时候能帮你引导回正途的人,是你做对了却被人欺辱时无条件护短的人!”桑红衣指着天上那群飞来飞去的龙道:“龙族这些爬虫仗着龙多围攻你又怎么了?我双玄宗的人比他们少吗?平日里炼制那么多的传送符是用来填饱肚子的吗?就算双玄宗人不够,不是还有羽孔雀一族吗?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和龙族互看不顺眼很久了?你就不能制造点机会让他们打压龙族出出气?他们要是看到了这么好机会,笑都能笑醒了,用得着你独自站在这里拼命?”

    桑红衣话音刚落,羽孔雀一族的几个老祖直接听了个正着,险些一个没站稳摔地上去。

    他们听说越人歌与风龙一族的人打起来了,于是也顾不得其他,生怕闹出大事来,把桑红衣给卷入其中,最后得罪了桑渺和妖王,所以急急忙忙的赶来。一来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羽孔雀一族的这几个老祖满脑门的黑线,心说桑姑娘你这么教育徒弟好吗?

    虽说她们确实和风龙一族有隙,如果有机会打压风龙一族她们也确实很乐意,但你这种说话的口气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呢?

    越人歌深知这个时候闭嘴是最好的,于是就默默站着不动,脸上也没有多少表情。

    桑红衣也就是需要发泄一下不痛快,但不可否认,桑红衣的这一番话,却让方逆鳞和洛书都发自心底会心的一笑。

    若是师兄弟和师徒的关系当真如此,又有什么不好?

    桑红衣的这些话,一点也没避讳着谁,龙族那些个爬虫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被一个丫头片子张口一句爬虫闭口一句爬虫,龙族老祖焉能不怒?不知道隔着多远的距离就大怒骂道:“龙族尊严,岂容你们这些凡人践踏!”说着就是一阵乱吼,吼得地也动来山也摇。

    “闭嘴!老娘教徒弟的时候轮得到你这爬虫多言!”桑红衣神色一冷,直接朝着那声音的方向一吼,从万物之书中散发出的气势瞬间席卷了这片天地,让空中的那些龙族普通子弟纷纷从天空掉落,就是那多嘴的龙族老祖都险些被这气势压的吐血。

    桑红衣这一吼,直接消耗了她储物戒中一百多颗极品灵珠的能量。但是,这句话,这骇人的气势所带来的结果却是值得的。

    此刻,不仅仅是龙族的这群爬虫,还有羽孔雀一族的几位老祖,以及刚刚赶来看热闹的青麟一族和树祖一族的强者,纷纷赶上了桑红衣发威的末班车,被这惊天动地的骇人气势震的是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而最令人惊奇的是,这种气势竟然只针对了风龙一族,同样站在中间与龙族那个最弱的老祖交手的羽巧巧却丝毫不觉有任何的伤害。

    真正混沌时期先天灵宝的威压,岂是小小的十六阶梯的孱弱妖族能够抵抗的?

    “发飙了发飙了,师父发飙了。”方逆鳞竟然看起来很兴奋。

    敢情有人挨桑红衣的骂了他就这么高兴吗?

    “师父好帅啊。”洛书眼睛里都冒了小星星了。

    “确实是发飙了。”苏伏和谢苍天对视一眼。他们还从未见过这样的桑红衣。

    “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你和风龙一族闹到这个地步?”桑红衣冷着脸问越人歌。

    别看她冷着脸,心里头可美的很。自己这气势,可是惊呆了一批比自己强的高手呢,多有成就感。

    但是,现在她要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所以才一直冷着个脸,就是为了给这些人带来点压力。

    压力确实是有了,但也让除了龙族之外的那些看热闹的无奈不已。

    敢情你发了半天的脾气,最后就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也就是说,究竟错误在哪一方也没弄清楚就将龙族给得罪的死死的?

    也就是说,这娃儿也是个护短的啊。

    不知道跟龙族比起来,谁护短护的更变态一些?

    越人歌这次没装糊涂,将之前那龙族的纨绔想要将他抽魂炼魄还没完没了纠缠的事简单的说了。

    一联想到越人歌的身份,众人都恍然大悟。

    越人一族的人的灵魂于妖族而言确实是大补。

    如果不是他是桑红衣带来的人,如果桑红衣不是桑渺的女儿,如果桑渺不是妖王的拜把子兄弟,他们其实也是很眼馋越人歌这强大的灵魂的。

    “将那个蠢货交出来,今日事今日了,否则,今日就屠了你风龙一族!”桑红衣跟羽巧巧学的,霸气侧漏。

    “小娃儿大言不惭,就凭你这三脚猫的修为?”那个被羽巧巧吊着打的龙族老祖气的摇头晃脑。

    “羽姨,抽了他的龙筋,我要炼一条腰带来用。”桑红衣斜着眼瞥了那龙族老祖一眼,眼中全是不屑。

    “也好,总要给你一件见面礼。这十六阶梯里没什么好东西,一条龙筋炼制的腰带勉强也拿得出手。”羽巧巧非常配合。她深知要攻陷桑渺,其实还是要落在桑红衣的身上。

    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别的女人还在苦苦相思的时候,她得先跟桑红衣打好关系。

    羽巧巧配合起来可不是光靠嘴说的。以她化形巅峰和千秋境巅峰的妖、人双巅峰修为,吊打一条弱气的爬虫还不是轻而易举?

    招招毫不留情,处处都是杀招,龙族这位老祖见羽巧巧是认真的想要他的命,抽他的龙筋,顿时有些慌了。

    别看他们好像是护短不假,可心里早就将那个惹是生非的混账玩意儿在心里骂了一千八百遍了。

    要不是这个蠢货,怎么会惹出这样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