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酿师 第十八章 我想揍他很久了

作品:《仙酿师

    但是,不仅仅是因为她现在的境界打不过这横江豹,即便打不过,以她身上的手段,逃走也不难,再者,她可以传音越人歌来帮忙,也可以激活身上那些双玄宗里的老家伙们给他的传送符阵,那几个老家伙瞬间就能前来救急。

    她之所以拿出一壶万年藤壶酒,是因为它手中这枚‘蛋’里的横江豹幼崽有些特殊。

    至于怎么个特殊法,桑红衣表示不知道。反正万物之书起反应了,虽然没有翻开新一页,但是能让这货起反应,已经是千难万难了。

    “我要如何才能得到这壶酒?”横江豹不傻,这样一壶酒价值连城,对方的境界可能还在自己之上,她为何要帮它?只可能是自己孩子的特殊体质引起了此人的注意。

    是好是坏还未可知,但这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对于妖兽而言,能进化为妖族,这是天大的机缘,值得用命一赌的机缘。

    “无论成与不成,来我双玄宗灵酒峰,替我镇守百年。”桑红衣这明摆着是打这横江豹的主意。

    筑台期的妖兽,已经可以和千秋境初期打一场了,未必能赢,但也不会轻易便输,对上侍神境,基本上毫无难度。妖兽强横的血脉与体魄,注定了他们的战力比一般人类要强一些。除非遇到那些天才。

    过些日子她可能要离开双玄宗一段时日,灵酒峰里没有高手镇场子可不行。虽然宗里头大多数长老跟他关系都不错,但总有像八长老方逆鳞这样闲的蛋疼总找自己麻烦的人存在。

    若是方逆鳞不亲自出手,也会指示手下的弟子来挑衅她灵酒峰的弟子,像是几位长老毕竟都是老辈份了,欺负几个小孩子显得丢人,若她不在,越人歌也不在,她灵酒峰那群崽子们还不得被人给欺负死?

    但若是横江豹在就不同了。筑台期妖兽,论等级,比方逆鳞都厉害得多,但凡敢有来挑衅的,一巴掌拍个半死就行了。

    妖兽从来不跟你讲规矩,谁的拳头大,谁就能称王。方逆鳞算老几?天才?没成长起来叫什么天才?

    “你要我加入双玄宗?”横江豹一愣。它还以为桑红衣会开出一个十分难以完成的条件,最后竟然只是加入宗门镇守百年?

    真是太简单不过了。

    妖兽的生命十分漫长,等到自然老死,人类大概都换了好几拨血脉了。区区百年并不算长,特别是于它这种筑台期的妖兽而言,百年,可以说不过眨眼。

    用百年时间换取一个孩子进化成妖的机会,实在是太值得了。

    “双玄宗从不排斥妖兽,能够进入筑台期的妖兽,与那些灵智未开的妖兽本就不同,何况,你若加入我灵酒峰,我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让你进入化形期。”桑红衣的条件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

    妖兽的体魄虽然比人类结实一些,战力也更加强大一些,但是修炼起来却十分不易。

    打个比方,桑红衣如今还不到三十,已是天人境的修为,这样修为的天才,在人族,多不胜数。而天人境和仙君境就相当于妖兽的妖丹期,人族天才可能几十年就能达到这样的成就,但妖兽想要修炼到妖丹期,至少也是几百年的岁月,且越到后来,修行越是不易。

    就横江豹本身而言,他如今已经三百岁了,才修炼到筑台期,而停留在巅峰境足有一百多年,也无法迈出化形这一部。

    就拿这大荒山深处的化形期妖兽来说,它们的年岁最低的也是八百岁,可想而知,妖兽的修炼进化有多么的难。

    而传说中,妖兽达到化形期之后,有机会觉醒妖族血脉。虽然觉醒率奇低,但是却是每个妖兽梦寐以求的机会。

    哪怕,觉醒了妖族血脉之后,之前修炼的一切境界全都归零,要从头修炼起,但修炼的速度与血脉的融合度却会奇快无比。

    可以说,妖兽与妖族虽都以‘妖’称呼,却是天差地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这也是横江豹宁愿付出一百年的自由,也要争取自己的孩子进化成妖的一个机会的根本原因。

    何况,桑红衣还说会用最快的速度让它达到化形期。如果自己的运气够好,是不是也有机会冲击一下化妖的境界?

    横江豹现在都已经归心似箭了。这个‘归’不是要回到大荒山的洞府,而是要去灵酒峰当个长老去。桑红衣的条件实在是优厚的无法拒绝。

    “何时动身?”横江豹看起来挺着急。

    桑红衣一头黑线,心说你倒是拒绝一下啊,讨价还价一下啊,你答应的这么痛快我一点成就感也没有你知道吗!

    好在横江豹不知道桑红衣心中所想,否则非得一巴掌拍死她不成!

    “你可以回去收拾一下,之后拿着这块令牌去双玄宗找我。”说着,桑红衣将一块灵酒峰的长老令牌递给了横江豹。

    按说但凡是长老,都可独自另开一峰,但是灵酒峰却是个例外。越人歌的战力就已经可晋升为长老,事实上,宗门也确实将越人歌位列长老之列,但越人歌却不愿独辟一峰,便就住在了灵酒峰。

    恰恰桑红衣又完全不怕灵酒峰的灵气不够,她能将灵气提纯到十分精粹的程度,且万物之书之中的灵气比她提纯的更加精粹。何况,双玄宗以符阵闻名天下,摆个聚灵阵不过是小菜一碟。所以就造成了整个灵酒峰有两个长老的事实。

    不过马上就要变成三个了。

    横江豹忙不迭的点头,随后看向桑红衣手中自己的孩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桑红衣却没有将孩子交还给横江豹,而是道:“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什么?”横江豹问道。

    就见桑红衣阴笑着道:“方才抓你孩子的那个人,你不想报仇吗?”

    “可看他的服饰,应当是你的同门。”横江豹看出了些猫腻。这俩人一定不对付。

    “是同门一个长老的弟子,我也不好当着他的面亲自出手教训这个小辈。可我又想揍他很久了……”桑红衣幽幽道。

    横江豹脸都抽搐了。它算明白了,所以也不含糊,一溜烟的功夫已经消失在桑红衣的视线内,而没多久,就叼回来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来。

    嘛,姑且……勉强……算是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