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行 462 张张青

作品:《小修行

    经过这几天相处,潘五慢慢捋清楚整个事情。当初潘五叛国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潘无望马上收拾东西带弃儿军逃跑。为此甚至丢掉那个巨大无比的鹰囊。

    当初海战,潘五杀死敌人两头大鹰,可惜那些材料一直没能好好利用。现在不知道送到谁的手里。

    潘无望判断正确,很早就逃跑,可带着家眷和弃儿军,行程实慢。到底被官兵发现,然后打起来。

    潘无望让孩子们藏起来,他引走官军,等再回来以后就是身受重伤。

    从那以后,弃儿军的生活状态就一直很不好。一直到最近,潘无望估摸着大限将近,跟四个女人交代后事。

    正好有少年去县城购买食物的时候听到传言,说潘五在姜国做大官。回来跟四个女人一说,大家商议后挑选最擅长水性的小风去找潘五。

    不管能不能找到,死马当活马医也要去撞一下运气。

    还好,总算是撞到潘五,可是潘无望没了。而对于现在的潘五来说,他还有另一件事要弄清楚,是谁打伤潘无望。

    这个事情不用问弃儿军,问了也问不清楚。直接去官府最好。

    只是这样一来,潘五就又要再叛一次秦国。

    当初在边疆时叛过一次,前些时候在南疆时折腾过一次,现在要折腾第三次,如此看来,自己兴许是天生反骨?

    人多走的慢,天亮时出发,走到傍晚才来到县城。如此远的距离,又是藏在深山里面,难怪官兵追不到。

    在县城附近,少年们有些犹豫,不敢进城。

    潘五想了一下,想要让这些少年能够安全回家,还真不能到处招摇。前次带喜儿那些孩子回营地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一次辛苦。所以潘五让大家回去树林里,在这里等他。

    他跑去县城买很多东西,主要是食物,又有帐篷。弄了好几辆车送出县城。

    晚饭后,大家在山下扎营,等天亮后往东行,目标是海边。

    潘五叛国已经有几年时间,这么长时间,官府官员都不知道换过多少,对以前的命令也是不甚在意。所以,尽管这支队伍很奇怪,却是无惊无险的到达海边。

    当来到这里以后,荷花四个女人提出告辞。

    潘五多留她们一天,当天晚上,当少年们再次宿营之后,潘五招来大黑鹰,第一目标是海岛。

    速度很快,也就一个小时便飞回来。让战兵驾船出海,目标是秦国海域。他让大黑鹰先送自己回去,再返回去给战兵们指引方向。

    潘五着急,战兵们的动作就快。潘五是当天半夜回去弃儿军那里,等白天到来,大家在海边待到夜晚,战兵们驾船到来。

    后面事情就简单了,让孩子们上船,由战兵送回去。潘五从船上取回自己的兵器、铠甲,护送荷花她们回家。

    她们其实并不知道家在哪里,只是隐隐一个印象。不过呢,她们想要的是平静生活,只要回到家乡附近,买田买地,便是活过一辈子就是。

    潘五问了两次,荷花都是说个大概方向,潘五就明白了。

    不过,人家居然决定下来,他没有权利替人家做主。

    这一路行来更是缓慢,足足走上七天才寻到荷花的所谓家乡。

    按照四个女人的想法,在山村买地便宜。

    潘五不同意,山村是便宜,可是山村什么什么都不方便。想把她们安置到大都,她们又不愿意。

    四个女人家过日子肯定不方便,虽说她们是潘无望的妻子,潘五不想她们吃苦。可人家不愿意要你的照顾!

    这四个女人只是最初跟潘无望过了一段舒心日子,那时候住在第三学院。从那以后就是颠沛流离,生活在大山里面。

    经过商议,四个人选择去县城居住。

    直到购买房子的时候,潘五再次试着劝说她们,可惜她们的意见甚是坚决。哪怕潘五说在姜国苍山郡有块地方,弃儿军也会送去那里,那个地方特别安全……四个女人还是决意留在秦国。

    她们想的简单,你们是修行者,修行者就不会有安稳日子,只有离开修行者才能算是真正安定下来。

    潘五劝说不动,只好帮忙挑选房屋,又帮忙买了几个丫鬟。

    这个丫鬟不是卖身给荷花她们,有些像打工一样,签五年或者十年文书,每年领多少工钱。

    这些事情都是潘五做的。

    有心雇请几个护院,可满院子都是女人,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

    想来想去,决定去找齐齐。

    事情要一件一件去做,他拿来铠甲武器,本意是去大闹海凌城。因为荷花这四个女人的事情,只有先去一趟驭兽宗。

    离开荷花她们住的院子,潘五不敢停留,马上去到上面府城,使了些钱财打听消息。

    没有人知道驭兽宗的具体位置,只能给出个大概方向。尽管这样,潘五也得走上一趟。

    驭兽宗在秦国中央位置,这地方有一片山脉,山脉中间有两处山谷。按照那些人提供的消息说,驭兽宗就在这片山脉里面。

    在狂奔的道路上,潘五很有些不明白,怎么这片大陆到处是山。不过还好,这座山不至于像天绝山脉那样大,否则有的找了。

    其实,寻找驭兽宗并不是很难。只要来到这片山脉,只要有耐心,总能寻到驭兽宗的战鹰。

    不但有鹰,还有鸽子、小鸟等各种鸟雀。问题是你要能分辨出来才行。

    用小半天时间就来到这片山脉,略一犹豫,一头扎进大山之中。

    他是在疯狂奔跑,没有借用大黑鹰的手段,是在表示一种善意,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用的是笨方法,但是修为高、速度快,一个小时后就被人拦住。

    在一片山坳中有条小路,路旁修着两间小屋子。

    潘五刚来到这里,从对面山坡上传出个声音:“站住。”

    潘五赶忙停步,抱拳道:“我是潘五,有事情寻找齐齐,麻烦二位师兄帮忙通禀一声。”

    对面山坡上两个人,一人身后卧着两头狮子,另一个人身上缠着许多条蛇。在大山里面遇到这样两个人,不是驭兽宗的人就怪了。

    潘五说的如此直白,浑身缠蛇的那个青年有些诧异:“你知道我们?”

    潘五苦笑一下:“不知道,确实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齐齐,麻烦二位师兄了。”

    “等下,你说你叫什么?”

    “潘五。”

    “你是潘五?”另一个青年更是吃惊:“你是潘五?那个叛出秦国的潘五?”

    潘五叹口气说声是,又说:“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有事相求,麻烦二位师兄。”

    对面而人却是不动,互相对看一眼,再问潘五:“你有什么事情?”

    潘五想了一下:“我有五级铸材,跟你们交换幼兽,行不行?”

    听到这句话,对面俩人才反应过来:“对了对了,你的战宠大军呢?听说你把我们淘汰掉的小兽都养成五级战宠了?是怎么做到的?”

    潘五苦笑一下:“我有急事,用五级铸材交换幼兽,你们肯不肯?”说完这句话,忽然觉得不对,幼兽也不行,万一引来修行者的贪念怎么办?要真是发生那样情况,自己反是帮倒忙。

    赶忙改口道:“我想问一下,咱们宗门有没有外派战宠?”

    “什么?”这俩人彻底不明白了。

    “就是请护院,好像请护院那样,花钱请咱们的弟子带着战宠去保护家人。”

    “你有家人?你家在哪?”

    潘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俩人整个就是好奇宝宝,什么都问。

    苦笑一下说话:“请二位帮忙跟齐齐师姐说一声,说潘五有事情找她。”

    “大师姐闭关呢。”一人总算回上一句有用的话。

    潘五无奈了:“闭关?”

    “我们的修行功法跟别的宗门不同,想要晋级突破,想要驯养更加厉害的战宠,都是要闭关一段时间。”

    对面而人却是不动,互相对看一眼,再问潘五:“你有什么事情?”

    潘五想了一下:“我有五级铸材,跟你们交换幼兽,行不行?”

    听到这句话,对面俩人才反应过来:“对了对了,你的战宠大军呢?听说你把我们淘汰掉的小兽都养成五级战宠了?是怎么做到的?”

    潘五苦笑一下:“我有急事,用五级铸材交换幼兽,你们肯不肯?”说完这句话,忽然觉得不对,幼兽也不行,万一引来修行者的贪念怎么办?要真是发生那样情况,自己反是帮倒忙。

    赶忙改口道:“我想问一下,咱们宗门有没有外派战宠?”

    “什么?”这俩人彻底不明白了。

    “就是请护院,好像请护院那样,花钱请咱们的弟子带着战宠去保护家人。”

    “你有家人?你家在哪?”

    潘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俩人整个就是好奇宝宝,什么都问。

    苦笑一下说话:“请二位帮忙跟齐齐师姐说一声,说潘五有事情找她。”

    “大师姐闭关呢。”一人总算回上一句有用的话。

    潘五无奈了:“闭关?”

    “我们的修行功法跟别的宗门不同,想要晋级突破,想要驯养更加厉害的战宠,都是要闭关一段时间。”